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丕子和他的女郎们(一)

第一篇:①郭氏、甄氏姓名考 ②曹植、曹操与甄氏的关系分析

第二篇:①曹丕正室考 ②曹丕和甄氏的关系分析

第三篇:①甄氏被郭氏陷害的可能性分析 ②曹丕和郭氏的关系分析

第四篇:①曹丕的其他姬妾

之前有八过丕子和他爹娘,和他姐妹,和他兄弟,和他属官的一些料,这次来谈一谈丕子的妹子们。能在史书上留下只言片语的妹子们原本就不多,说到丕子的妹子们离不开说郭甄二人,我这里也不能免俗,还是以她二人为主,从这里讲起。

作为背景的一部分,在文首还是先提一句,关于郭和甄二人的名字都没有流传于世。关于甄宓这个名字的由来主要是来自曹植感鄄赋(又名洛神赋)中的句子"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关于郭照这个名字的由来主要是《魏书·儒林传·陈奇》里面有记载“雅制昭皇太后碑文,论后名字之美,比谕前魏之甄后。奇刺发其非,遂闻于上。诏下司徒检对碑史事,乃郭后,雅有屈焉。”昭皇太后被认为是北魏孝文帝的高丽妃子高照容。魏书里说郭女王的名字和她差不多,而郭氏的姐姐据记载叫郭昱,那么就推测她的名字也是单字从日,叫郭照。但这是不对的,碑文所指应为文昭常太后而非北魏宣武帝元恪的生母文昭皇后高照容,而常太后名字无载,故郭后真名尚无从考证。虽然郭氏的名字没有流传下来,她的字却有载。郭后生于汉灵帝中平元年(184年),生而有异象。郭后自幼聪慧异常,父亲郭永为之惊奇道:“此乃吾女中王也。”遂以“女王”为字。下文笔者就以郭和甄代指两位妹子。

丕植甄的三角恋狗血剧情使得甄的名气自然是要远大于郭的,现代人没有三妻四妾的概念,曹丕的妻妾里只有甄的名气最大,不知从何时起很多人就想当然地认为甄是曹丕的正妻了,尤其是一些影视剧把郭塑造为阴毒女二谗言陷害甄,以至于甄被曹丕赐死,宠妾灭妻也成为了曹丕的一大黑点。

这里面有数个疑点,丕植甄是否是三角关系?甄是否为曹丕正室?甄是否因郭谗言而被赐死?下面逐一分析。

三角恋的记载来源于唐朝李善为载有洛神赋的《昭明文选》做注时引用的一条记载:《记》曰:魏东阿王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将,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与食,黄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已为郭后谗死,帝意亦寻悟,因令太子留宴饮,仍以枕赉植。植还度轘辕,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在我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欢情交集,岂常辞能具?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髪,羞将此形貌重覩君王尔。’言讫遂不复见所在,遣人献珠于珠玉,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胜,遂作《感甄赋》。后明帝见之,改为《洛神赋》。

事实上曹植赋的原名就是《洛神赋》,晋开始有很多书法画作都有提到洛神赋,至于《感甄赋》和《感鄄赋》都是由这段野史引申而出现的。而关于这段野史,三国志集解中已经有辩诬,何焯曰:《魏志》无子建求甄逸女事,此乃小说《感甄记》。这篇《记》在李善的原注中并没有,仅见于南宋淳熙八年(1181年)尤袤刊本李善注《文选》,六臣注本系统的《文选》均无此文。另外我再补充两句,假设真有“求甄逸女”一事,肯定是发生在建安九年八月(204年)平冀州后不久,此时曹植13岁(下文涉及到年龄均按虚岁来算),甄23岁,曹植13岁就能求甄氏了?况且二人的年龄差也太大了,顺便作为参考曹丕当时是18岁。总的来说丕植甄三人的三角恋是不可能了。

另外从人物性格来说,甄氏年少聪慧,饱读诗书,却历经离乱,思想应当是比较成熟的,曹植比她小十岁,两人是很难有共同话题的。至于曹植,虽然性格洒脱,其实性情至纯,更不可能和甄氏有什么苟且之事,津津乐道这段野史之人实在是太看轻二人了。退一万步来说,倘使二人真有什么,曹丕那小心眼岂能不追究,曹植又如何能得善终?

作为补充,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曹操也看上了甄氏,《世说新语·惑溺》云:曹公之屠邺也,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将已将去。”公曰:“今年破贼,正为奴。”这个世说新语是魏晋大型BL玄幻小说,我姑且当做是常识了,不可信。曹丕历来被评价为“矫情自饰”,若是曹操真的看上甄氏,曹丕不可能这么不会做人为了个女人让父亲不快吧?事实上按照《魏略》的说法是“文帝就视,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太祖闻其意,遂为迎取。”这完全是儿子你看上了什么玩具,老爸帮你买的即视感……另外还有一件看似古怪的事就是曹丕举办宴会,酒酣耳热之际,把甄氏叫了出来,正常人哪里敢盯着看啊,只有刘桢一人平视甄氏,曹操得知后罚刘桢劳役。以前开玩笑说过这关曹总什么事儿,但其实仔细分析一下和曹总的教育理念有关,之前在分析曹操曹丕父子关系的文中提到,曹操虽然自己用人不拘一格,但在给儿子们选择属官的时候是非常注重德行的,刘桢平视甄氏在现代来看没什么,在当时肯定是不怎么合乎礼法的,曹丕和刘桢交好是因为他的才,他自己不在乎这些,曹操却不希望儿子身边有这样的属官,后吴质被远调大约也是出于这么样的考量,类似爸妈不想我们和坏孩子一起玩的想法。只是因为此事觉得曹操对甄氏有意思,实在是浅薄了。(顺便一提,在集解看到这么一句:王鸣盛曰:后世文人浮华轻薄之习,七人开之。曹丕命甄 夫人出拜客,刘桢平视之,又命吴质谛视郭后,一时风气流荡若此。我丕简直炫妾狂魔_(:з)∠)_)

写本文查阅资料时,看到一篇宫羽辞:《洛神赋》人物志,详细论证了植甄关系的荒谬之处,这里推荐给大家,若是早点看到这篇,这一段我大约就不会写了。

================================================ 

我没想到只讲了二人的名字和三角恋就写了这么长……所以还是拆分开来写吧。下一篇会讲正妻的问题和甄氏之死,大约会谈谈我心中丕子的真爱。这郭甄两个人都得写这么多,薛灵芸之流我都懒得写了_(:з」∠)_

2017-07-08  | 24 2  |     |  #曹丕 #三国
评论(2)
热度(24)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