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曹郭]上邪(附歌)

-三分醉-:

先是时,建安十二年仲冬,值曹军北,度易水,平朔土。司空军师祭酒郭嘉谏言:“兵贵神速,宜弃辎重,掩其不意,一举而成。”魏武从之,乃轻兵北袭。祭酒以病留。同留者,乃文帝,讳丕。其时从军征,途以言杀宣威破羌将军张绣,故见责于太祖,是以滞之。

文帝感祭酒劳苦,时探之,而其病日笃,忧思益甚。及捷书至易,大破塌顿,军不日当反。文帝往告之,揖而入,见祭酒倨榻上,手执素墨,形容憔悴,惟剪眸灿然,一如无恙。思其常颜,不觉怅然。榻旁几案,书简狼籍,上置药盏,盈盈欲益,手触其壁,果阴然久矣。

文帝指之曰:“先生不肯就药,则何以自愈?”祭酒曰:“病入几分,莫及己知。药石者,徒慰他人耳。”文帝闻之蹙额,曰:“先生可尝闻医者华佗?丕既使人延之,今计日程,盖至中途矣。待其北来,当痊先生之疾也。”答曰:“扁鹊复生,尚解肌理之症,膏肓之病,为之奈何?”文帝默然,惴惴伤神。

祭酒察其颜色,料其所思,反笑曰:“嘉往复命,是谓常也,朴使司杀者夺命,安敢劳公子忧之?”文帝不应,既而方道:“丕恐忧先生者,非独丕一人而。”祭酒怃而太息:“昔去袁来投,公于弱时;今归天而往,盖至强时。日夜与共,患难相随,十有一年矣。公不舍吾之去,吾岂忍去公哉!”

文帝惑,问:“既然,君料敌千算,盍博此局乎?”

答曰:“此痼疾耳,非今则他,固有一死。此役竟,当南军荆,南方非吾往。博此局,乃死彼时云尔已矣,与今何异焉?况至于彼时,必殁公之侧。与其摧肝胆,毋宁死别时。”又言:“此间,公忧嘉之疾,嘉虑公之业,然则天命几何,孰能度之?今安吾心神,免其忧思,不亦乐事耶?”

文帝慎尔问曰:“无先生协策,若终其生,失机于大业,先生可怨?”

祭酒笑答:“明公本无争意而嘉为之徐图,今公强于天下,诚得如此,后人盖论,此数难全矣。嘉固不信天,必然,谋失虑也,自以为恨……”及此喟然,而气恍难接,顿之方继:“然则公意不于此,强求奈何?此身后事,思之何为?”其神率尔,其色困顿,勉而肃颜以为属:“独一事望得公子助。”言辞肯切,而音声渐没,几欲不闻。

文帝懔然,知其限至,恐难言竟,速道:“先生但言。”

祭酒强道:“嘉有二子,今尚强葆,吾妻遗之,吾亦去之,怜其稚免,不忍飘零,现托于明公与公子而,无使无依。”文帝颔首为诺。祭酒既见,乏极阖目,无做他语。

寻而,目复睁,喃喃有言:“上夜……”文帝以其复思属付,进而细听。孰料岂“上夜”哉?分明乐府《上邪》篇也,音有阙,几不成调——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方罢“长命”二字,再无续言,窃探其息,已然绝矣!

史载:“年三十八,自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又载:“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谥曰‘贞侯’。子奕嗣。奕为太子文学。”

不栉子有言:“郭奉孝其人知谋善断,见于兵事,过绝于人,然惜中年夭折,魏丧奇佐,终痛失天下之机。盖逸才惊绝者,为天所妒,不可久长。或言:‘知遇之恩,殒命相报。’诚不我欺!前有郭奉孝竭知以谢,后有诸葛孔明尽瘁而答。而‘夭夭园桃,无子空长’,蜀主有忌丞相于权重,魏武岂疑祭酒于功高?思其与尚书书,数言‘不能去心’,嗟尔何人,曾使其至斯与!生委重任,死享厚禄,尚责己也徒然耳!呜呼,贤士可觅,知音难寻,曹孟德失郭奉孝,惟俞伯牙丧钟子期,忘之不得,思之难全!情深不寿,慧极则伤,哀哉哀哉!”

=====================附词=====================

上邪
——BE三十题之生离死别

策划:冰棒
原曲:《爱的供养》
词作:不栉子
歌手:暖记若诗
后期:白纸
美工:松鼠

秋风肃杀性狂 奇策谋朔方
心劳牵染宿恙 征程滞蛮荒

目送千程凝望 再举满壶觞
奠酒卜问彼苍 杓端默摇光

守漫天雪落纷扬 冻易水离伤
寒冰悬屋檐透析十载风霜
听雷低奏转和清商 一曲落终章
拟阖眼静默再无他想 复忆旧时光

秋风吹人断肠 病疴袭寒帐
眸中昔时怀想 依旧锐锋芒

目送千程过往 跌洒满壶觞
奠酒祈祝兴昌 无诉碎流鬯

守漫天雪落纷扬 冻易水离伤
寒冰悬屋檐透析十载风霜
听雷低奏转和清商 一曲落终章
拟阖眼静默再无他想 复忆旧时光

竭此生行入膏肓 弃药盏透凉
苦香染辞言轻易幸离君旁
歌《上邪》奈何难尽唱 天不允嘉尚
莫忧险路长 素车驾梦来接我归乡

评论
热度(26)
  1. 兮嘉_Charlotte-三分醉- 转载了此文字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