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边看三国边吐槽

  • 落落奉孝,解攻心岂图三分鼎,惜人谋不竟天机,边地殒身,从此曹营无佳(嘉)色;英英文若,能审势偏念五株钱,叹铜雀终非金茎,碎玉明志,只今颍水有余(彧)香

  • 曹总真的是“得其智而摒其志”了么?那我不会喜欢曹总也不会喜欢令君了。我不信啊,可是我怎么也解释不通,都是那么聪明的人,这点事怎么会想不明白呢?从这个角度来说嘉嘉死得早果真是“这样也好”,既成就了他算无遗策的美名,也给曹操和后人留下无限遐想。

  • 去知乎上问了问,也是帮自己理清思路。我觉得令君也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吧,我宁愿相信他因为从小就被称为王佐之才,又出生在世家大族一生顺风顺水,也就是没 遇到过挫折。曹操称公这事和他的意见相左,曹操非但没听他的,反而还怀疑他,这一个不开心整个人就不好了,这样想还是比较合理的吧?

  • 我觉得曹总在荀彧死后也是很后悔的吧,虽然是称了公,这不也没称帝,废掉汉献帝么?曹丕那个小兔崽子是管不着了。

  • 有了个新想法,荀彧那时病重故意自杀,这是一石三鸟之计,曹操如果能悔悟不称公是最好,也能善待他荀家;若不能悔悟,也会愧疚更能善待他荀家;再有就是他本人也留下了美名→_→总觉得荀令不是这么沽名钓誉之徒呢囧。我快疯了→_→

  • 说我为曹大开脱也好,历史上没有记载他对荀彧之死的态度有两种可能:第一,史官漏记或者故意不记(如果要黑曹的话记了空食盒更加不会记他哭荀彧了);第二, 他对于荀彧之死非常懊悔(我并不是说他逼死荀彧,他也许只是后悔两人缺少沟通云云,自己不该让他出来劳军云云),所以连提到都很伤心干脆不提。

  • 近日想明白一个事。对于一个人的喜欢(广义)似乎总要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从最初的狂热到后面自己对自己这种狂热的质疑,若是过了这个坎,那从今往后的喜欢则变得淡定从容,细水长流,不管面对黑还是吹都可以嫣然一笑,泰然处之。

  • 我赶脚何颙这人完全是大魏推销员,看到曹总也是异焉,看到令君又是异之→_→这辈子就没见到几个正常人?!

  • 守宫令,属少府,掌皇帝用纸笔墨及尚书诸财用、封泥。汉桓帝时以宦官充任,献帝复用士人。我了个去,这就是我们家文若的初官→_→怪不得我就觉得这个官名阴阳怪气的。

  • 我发现了,裴松之绝对是我们家文若的大粉丝,只要历史上对文若有一丁点非议,都要来一句“臣松之以为xxxx”,然后帮文若辩解一番,好忠犬!!!好萌\(^o^)/~还没看完,现在就有荀彧娶妻,借面吊丧,荀彧之死这三件→_→

  • 文若劝曹总暂缓徐州,先取吕布那边说曹总“前讨徐州,威罚实行”,怎么感觉令君是傲娇了呢,好吧,我承认是我脑洞开太大,脑浆都要流出来了。尼玛大屠杀就大屠杀了哇(不过这个有争议的说),说的这么含蓄,又这么不含蓄,感觉就好像是:“叫你别杀人你不听,现在还取什么徐州?”好像一点不傲娇囧。

  • 迎天子以后,令君终于成为令君了,不过是“守”,感觉令君守了N年了,啥时候转正的?不过本职是汉侍中,结果又手贱看了看百科,尼玛又是个和守宫令一样坑爹的官职,我自己是自我安慰汉末的很多官职都跟原来不一样了→_→

  • “荀文若同志您到底是简朴还是奢华呢,熏香和烧暖气不比多买两张草席贵么?!大冬天的,曹司空忍心让您在不烧火炭的台阁里跪在只铺一张草席的地板上上班么?”←狗眼已瞎

  • 陈太丘诣荀朗陵,贫俭无仆役,乃使元方将车,季方持杖后从,长文尚小,载着车中。既至,荀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余六龙下食,文若亦小,坐着膝前。 ——《世说新语•德行》。。。。。激萌啊!!!

  • 四胜论赶脚完全是令君向曹总表白啊,怪不得曹总听的心花怒放就“悦”了→_→

  • 今天读荀彧传看到荀彧评价袁绍帐下各人,我就感叹同样是骂人,怎么令君骂起来就有理有据,祢衡骂人就身死名灭为天下笑,真是令人唏嘘。

  • 史书上好多东西没法理解,孔融和荀彧谈袁绍帐下各人的时候为何不提袁绍谋主荀谌,我觉得也没必要因为令君的缘故避而不谈吧,要分析对方势力肯定是从最厉害的人说起,而不是说些二流人物啊!

  • 荀香犹在,庾愁何许,云冷西湖赋。

  • 今天又看了一篇文章比较奉孝文若的,终归是有点小郁闷的啦。奉孝自然是比不上文若,不过总是和官职也有关系吧,若是奉孝活得久一些,历史也会不同的吧,怎么知道这些事交给奉孝做不好呢?不过总觉得潇洒如奉孝大概是不会想向文若一样做那样的万能管家吧,总觉得奉孝大概是一个懒人呢。笑~

  • 今天把程昱传也看完了。有点麻烦的是又开始纠结曹魏功臣庙的问题,果然没有文若的话之前的一切都说不通了,这样的话最好的解释还是文若一心为曹,只是曹操年纪大了听不进反对意见了哎,然后文若就以忧薨了。

  • 今天忽然发现有人叫我们嘉嘉作武贞王后,真•大魏主母荀香妃笑而不语→_→23333333333333333,不行了,简直笑死我了!!!

  • 有时候觉得喜欢一个人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希望他事事完美,无人诋毁,不过终归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觉得曹丕倒也是个不错的人,不过他能为人诟病的地方也实在是太多了。

  • 最近特喜欢谋倾天下这个词,虽然看到是说文若的,不过还是觉得用来形容文和更佳。文若的话果然还是用“陌上人如玉”两句最妙吧。咦,奉孝被我吃了囧……

  • 我感觉曹丕真是个大变态,这么吓唬自己的儿子孙子,什么“吾为戮尸地下,戮而重戮,死而重死”,真心重口味啊→_→还有为毛曹丕那时候一天到晚各种奇怪的天象→_→

  • 渣权对阿蒙倒是情真意切……

  • 令君投曹前绝对不可能料到后来的迎献帝一事,所以他选择曹操很难说是出于一个汉臣的角度,那他做的一切跟隔壁皇叔家狡猾的小亮亮做的也没什么区别呀,所以我一直觉得小裴裴引用的“协规魏氏,以倾汉祚,君臣易位,实彧之由”骂的那是相当犀利啊。

  • 今天看了不少别人的传里对于令君的记录,感觉认识了不一样的令君啊,日食不停朝会啊,偷听人家夜谈神马的,关键还都是正史里记载的,看来我们家文若也没少干这种事咧,完全不是腐儒神马的样子,所以私以为他跟我们家所谓不治行检的嘉嘉估计关系是极好的→_→

  • 我终于疯狂到去看三国的论文了→_→然后很吐血地发觉文科的论文真是完全拼凑下就OK了,史料大段大段引查重真的没问题吗?然后找点当时的时代背景什么补充一下一篇论文就搞定了,我觉得我现在去写三国的论文完全没问题。

  • 智乱天下,武逆乾坤。这八个字太帅了!

  • 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举贤,行无谄赎,谋能应机。孟轲称‘五百年而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

  • 吴国诸人竟然称呼渣权为至尊,狗眼已瞎→_→

  • 最近看到一段野史说逊香有一腿,狗眼已瞎→_→发觉最近狗眼瞎的略多,赶脚需要一副钛合金狗眼镜……

  • 听说郭奕的性情像荀彧,荀粲的性情像郭嘉?有这种说法!?顿时觉得好有爱→_→

  • 我又看了看郭嘉传,发觉裴松之就是个嘉黑,荀彧脑残粉→_→

  • 妈蛋,最近萌上冷CP丕奕了怎么破→_→

  • 百度了一下反三国演义这本奇书,吓cry→_→

  • 杂咏一百首•荀陈 诗人:刘克庄 朝代:宋 彧作操谋主,群为丕上公。 暮年翻有愧,膝上与车中。←狗眼已瞎

  • 把贾诩传看完了,找到很多黑点嘛,呵呵呵呵~下次来看董昭传好了→_→

  • 《艺文类聚卷八十六 果部上 柰》:【表】魏曹植谢柰表曰:即夕,殿中宣诏,赐臣冬柰,诏使温啖,夜非食时,而赐见及,奈以夏熟,今则冬至,物以非时为珍,恩以绝口为厚。 ←阿丕绝逼是好哥哥啊!

  • 《魏书•方技传》载曰“马恶衣香,惊啮文帝膝”。←阿丕真是个囧娃,同样是熏香,我们家文若就有荀令留香的典故,阿丕怎么这么怂→_→

  • 全大正于当年,布诚心于百代。——裴松之评荀彧

  • 看了叶嘉莹 的《汉魏六朝诗讲录》——曹丕,还不错~

  • 感觉自己对三国中后期了解太少,很容易就被人的倾向性带偏了→_→关于戴陵劝谏一事早在看文帝纪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就觉得阿丕听不进忠臣进言,结果现在被阿丕脑残粉一句熊孩子带过感觉竟然完全变了→_→顺带看了辛毗差点扒了阿丕的事情,简直笑尿啊!

  • 白雪公子和七个小文人这个槽点是想笑死我么,23333333333

  • 曹丕•燕歌行其二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 郁陶思君未敢言。寄书浮云往不还。涕零雨面毁形颜。 谁能怀忧独不叹。耿耿伏枕不能眠。 披衣出户步东西。展诗清歌聊自宽。乐往哀来摧心肝。悲风清厉秋气寒。 罗帷徐动经秦轩。 仰戴星月观云间。 飞鸟晨鸣。 声气可怜。 留连怀顾不自存。

  • 看了一篇同人荀丕的,对阿丕的燕歌行诠释得真是一个好啊,好感动。总觉得阿丕还是挺有阿丕的苦的。我自己那个嘉嘉的故事里倒是设想了一段嘉嘉苼儿带着奕儿阿丕去江东玩(zuo)耍(si)的桥段啦~

  • 每每辨史总离不开考据,然而正史上那人的记载不过寥寥数笔,即便你如何努力再不能找出更多史料,这时候该是多么无力啊。要穿越大概是不现实的,于是只能寄希望于考古或是盗墓可以发掘出更多的史书吧。

  • 又想起微微里的那句,对一个人的喜欢好像在一瞬间就能达到一个顶点,我觉得我真是爱死奉孝了→_→我。已。疯。

  • 今天看了沃金回答的关于伯言的一个问题感触颇深,东吴那边果然还是最爱伯言了。觉得他也是很不容易地走过来的呀,他和文若哪个人更幸运一点呢?

  • 每次在知乎上回答三国分类下的问题,能若无其事地扯到我嘉,然后又一副坦然到死的样子,心里想着谁从我的答案里也看不出我其实是郭嘉脑残粉,就觉得好有意思的说~\(≧▽≦)/~

  • 说实话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我姓陈,我的身上其实是不是也留着荀家血脉的!!!!!!好像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 无聊的令人发指继续玩三国志10,打算给嘉生一堆娃娃,起名苦手啊。想的男孩子都用光明的意思好了除了奕儿,二子用的焕,之后如果还有的话就叫晧吧,还有熙、昭、煜,不过人都用过了。女孩子一律用草头字好了,代表是我们家苼儿生的嘛~长女名菀,还有女孩子的话就叫薇吧~

  • 正好昨天回答了个关于曹总儿子的问题,今天想着就去看看曹彰传了,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细节呀~子桓教导子文的一段颇有长兄如父的感觉呀~说他们兄弟阋墙我是真的不能接受啊。然后就发觉好多不和谐片段都是《魏略》里的,不知道这本史书真实性如何呢。有点小不爽啊QAQ。

  • 顺便忽然发觉子文和子建的字怎么好像反了的样子囧→_→

  • 曹植传看得我晕的不行,通篇都是那种奏章或者是长诗之类的QAQ

  • 曹总的“怒不变容,喜不失节”倒是和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 看了下谥法表,“清白守节曰贞,大虑克就曰贞,不隐无屈曰贞”,所以说奉孝究竟是哪一条我囧。

  • 白居易的诗,《放言五首》其三,全诗: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 今天吃中饭的时候忽然想到“宠极爱还歇,妒深情却疏”这尼玛说的不就是渣权和小陆之间的虐恋情深?至于谁妒谁这个问题就很难说了→_→

  • 裴松之在《三国志•魏书》(卷六)中补注陈琳的事迹时,引东晋史学家孙盛编撰的《魏氏春秋》里文字—— “又梁孝王,先帝母弟,坟陵尊显,松柏桑梓,犹宜恭肃,而操率将校吏士亲临发掘,破棺裸尸,略取金宝。至令圣朝流涕,士民伤怀。又署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

  • 打算看陈群传,随便翻了翻三国志集解,看到好的黑材料→_→“智不存身”后面的批语【赵一清曰:陈长文为人轻薄如此,况玄伯乎!】

  • 不得不说陈群的家世那不是一般的好呀~爷爷陈寔是那个梁上君子故事的主角,然后和荀淑并称,名重于世。爸比陈纪又有那个“元方入门不顾”的典故,著书数十篇,世谓之陈子。然后就是陈群自己位至三公,儿子陈泰也是大官→_→果然我陈家就是不同凡响啊!(我可是身上流着荀家血液的女纸……泥垢!)

  • 我觉得长文简直是在有意无意模仿令君,首先是官位也是做过尚书令虽然是魏国的,然后就是各种上奏章,明明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偏要像荀彧那样引经据典说N多废话,在这一点上陆逊也可以跟他俩媲美→_→

  • 读陈群传,感觉他真是人生大赢家啊,系出名门,有识人之明,政治才能可圈可点,娶了偶像的女儿,按自己的意愿做事努力做个忠臣又很懂事君之道。不过还是没明白为何要数廷诉嘉,明显应该看出郭嘉和老板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啊,难道果然还是因为嘉犯了了不得的错误?当然我还是更相信我嘉而不是长文的囧。

  • “翩翩我公子,机巧忽若神”阿植,这样红果果的表白真的没有问题吗?顺便,阿植的《离思赋》和阿丕的《感离赋》,你俩这样牵肠挂肚,你们爸比造吗?

  • 汉献帝刘协退位后曹丕封他为山阳公,封万户,许汉制,上书不称臣,又礼遇不肯事魏的前朝老臣杨彪,后世评说,“至待山阳公以不死,礼遇汉老臣杨彪不夺其志,圣德之事,非孟德可及。”(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词》)

  • “策我良马,被我轻裘。载驰载驱,聊以忘忧。”阿丕肥马轻裘公子哥儿无误啊,笑~

  • 洗衣服的时候听了品三国的第31集趁虚而入,挺感触刘璋的,一件事是为民受辱投降,第二件事是不烧粮食作物。果然刘璋和刘表还是挺像的,可悲的只是生于乱世罢了,否则也是能成为治世之能臣的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大概能理解陈寿把蜀书一留给刘璋父子的原因了吧。

  • 忽然想到丕彰二人的字难道是暗示了曹总想成就桓文霸业?那子建是什么情况……

  • 王勃《三国论》:文帝富于春秋,光膺禅让,临朝恭俭,博览坟籍,文质彬彬,庶几君子者矣。这个对我们家丕仔评价很高嘛!瞬间对王勃好感度提升不少啊~

  • “百姓闻孙郎至,皆失魂魄。”卧槽这是怎样的魅力!真·江东妖术师孙郎啊啊啊啊!

  • 今天瞥了一眼阿丕的《与钟繇谢玉珏书》,那句“是以令舍弟子建”真是让我的小心肝跳漏了一拍啊,信大致写于215年,而阿丕在217年被立为世子,那可是他们所谓世子之争最白热化的时候哎,竟然为了这种小事去找弟弟,而且弟弟还二话不说把这事给搞定了,尼玛说他们兄弟阋墙,你特么是在逗我?最尼玛奇怪的事情是中间人荀仲茂明明是阿丕自己的属官,尼玛为何要让子建去联系自己的属官!!这明显就是没事找事啊→_→所以说果然还是想弟弟了,随便找个借口去找弟弟玩吧→_→

  • 今天看到了《全三国文》里曹总的《立太子令》:“告子文:汝等悉为侯,而子桓独不封,止为五官中郎将,此是太子可知矣。”总算是找到出处了,也可以看出曹总对阿丕的良苦用心吧,阿丕这个敏感的小文青能理解么?话又说回来这边曹总算是对子文明确表态了啊,再跑去支持曹植什么的明显不合逻辑啊,是嫌自己死的太晚么?

  • 有时候会想曹爹难道是真的这么不待见阿丕么?就比如说赵温被罢一事,虽然怎么看都是曹爹为了做丞相在搞准备工作,但是这个罢免的由头又是算在阿丕头上,这不是间接在说阿丕能力不行么?敏感如阿丕该多难过啊→_→就算是为了锻炼阿丕,这种也有点过了吧……

  • 之前偶然查资料看到了一个没有见过的《请恤郭嘉表》版本,顺便就研究了下,嘿!还真是不一样,三国志、艺文类聚和全三国文里都有些区别,全三国文里的最全,文笔果然杠杠的,顺便吐槽一下曹总夸我嘉的“立身著行,称成乡邦”一句,长文君会做何想? ( ﹁ ﹁ )画面太美,我不敢想!!!233333333

  • 《晋书 舆服志》徐爰曰:「俗说<巾臽>本未有岐,荀文若巾之行,触树枝成岐,谓之为善,因而弗改。」荀令引导服装新潮流这个原文终于找到啦~

  • 太平御览记:”荀彧,字文若。太祖既定冀州,为公起大第于邺。诸将各以功次受居第。太祖亲游之,笑曰:“此亦《周礼》六勋之差也。” 这样想也许曹总还是想把文若留在邺城的,可是文若更愿意留在许都?貌似我又要开始纠结了哇。不过硬要脑补也可以,文若觉得其他人留在许都镇不住天子和百官?宁愿牺牲(?)自己,帮曹总搞定许都那边?o(╯□╰)o

2014-04-14  | 23 1  |     |  #三国
评论(1)
热度(23)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