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人间八苦之怨憎会篇(上)

曹操正就着夕阳的余晖看着一卷竹简,一边有些不耐烦地等荀彧、郭嘉过来商讨对付袁绍的事宜。此时有人敲门,曹操原以为是那二人到了,却未想到是曹丕过来定省。说是定省,其实更主要地是汇报今日所学的功课,也算是曹丕每日必做的事之一。他今日读了《国语》里的几篇有些想法便稍稍总结了一下一并呈给了曹操。

文章不长,曹操很快就看完,确实有些值得讨论的地方,然而他瞥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眼瞅着荀郭二人就快过来了,就想着早点把自家儿子打发了,随口说了一句:“一会儿恽儿也会过来,你可与他讨论一番,前日去尚书台碰巧恽儿也在,他也在读《国语》,我无事考了他几个问题,他倒是颇有见解。”曹丕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却是一脸的不服气。曹操觉得有些好笑,伸手揉了揉曹丕的脑袋道:“丕儿这篇文章写得也不错,但是何为仁政、何为王道写得还是些老生常谈,缺乏自己的见解,你回去再想想,明日我们再讨论。”得了父亲一句不咸不淡的评价,曹丕仍然有些郁郁寡欢,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朝曹操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曹丕刚一出门便遇见了荀彧和郭嘉。荀彧笑眯眯地同他打了招呼,郭嘉则走过来把曹丕的头发揉的更乱道:“谁又惹丕公子不快了?”曹丕别开脑袋嘟囔了一句道:“才没有……”这一句话把荀郭二人都逗笑了,曹丕有些不好意思忙转移话题道:“奕儿也来了吗?我去找他~”郭嘉指了指院子的另一边道:“他和恽儿在那边~我和文若同曹司空议完事,再去找你们。”曹丕脸上稍霁:“那丕先告辞了。”

曹丕未走远又听到郭嘉笑意盈盈地对荀彧说:“原本以为是曹公,现下看来倒是你家恽儿又把我们的丕公子惹毛了~”荀彧则道:“恽儿不懂事,回去需得说道说道他……”之后两人便又一齐笑了起来。曹丕听得有些窘迫忙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另一边不只是荀恽和郭奕,连曹植不知什么时候也加入了进来,三人背对着曹丕此时正聊得热火朝天,曹丕正欲招呼三人,又听得郭奕拉着荀恽的袖子奶声奶气地说:“外兄,我饿了……啥时候吃昏饭呀?”一旁的曹植也立刻两眼放光道:“哎,我也饿了,恽阿兄带我们去吃好吃的吧。”荀恽余光扫了一眼曹操书房的方向,想了想道:“离吃昏饭大约还要一段时间,我先带你们出去逛逛买些零嘴吃吧。”两个小家伙一听立刻欢呼雀跃,簇拥着荀恽就往门口走去。

曹丕心中没来由地涌起一股恶气:这两个小没良心的,能不能别逮到个人就喊阿兄!明明自己在这里站了半天都没发现。曹丕越想越生气,也懒得打招呼了,于是在他们视线的死角处拐了个弯,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曹丕回了房也无事可做,拿起一边的《诗经》看了几页就觉得头昏脑涨,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便有些后悔方才没同他们一起上街买吃的,不过他又确实不想和荀恽一起出去,最后怕会更没食欲。为了转移注意力,曹丕取了墙上的剑去院子里耍了一会儿却觉得更饿了。他索然无趣地回到房间,又翻了翻房里的盒子箱子确实没找到半点可以吃的东西。曹丕叹了口气,正准备继续硬着头皮看书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曹丕有些狐疑地跑去开门,还未看清来人,先闻道了一阵食物的香味。再一看原来是郭奕举着个烧饼来找他了。大约是注意到曹丕对着烧饼炽热的眼神,郭奕笑嘻嘻地递给了他进了门。曹丕心满意足地吃着烧饼还不忘抒发一下自己的小情绪:“怎么不找你恽阿兄,到我这里来了?”郭奕老老实实地答道:“方才恽阿兄带我们去西市吃豆饧了,特别好吃!”顿了顿,郭奕还不忘补充道:“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吃吧,我带阿兄去!”曹丕“嗯”了一声,低头看着烧饼心里把他想象成荀恽,重重地咬了一口。

大约是看出曹丕心情不好,郭奕也不想触霉头便道:“阿兄要是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了。恽阿兄说要教我和阿植背诗,那我先走啦~”

曹丕一张脸又垮了一点,却又有些不甘心:“比起我,你和阿植是不是更喜欢和阿恽一起玩?”郭奕皱着一张小脸,认真地看了看曹丕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阿兄是不是不喜欢恽阿兄啊?”

荀恽只比曹丕大几个月,是荀令君的长子,从小就生得白净可爱,很讨周围大人们的喜欢,再大一些又懂事听话,博闻强识,父亲说起他也是赞不绝口。小时候自己偶尔淘气被父亲叱责,还总要顺带再夸夸荀恽,让他好好向这位阿兄学习。曹丕不喜欢被拿来比较,所以连带着对荀恽也有些看不顺眼。

曹丕不知道荀恽会不会有类似的想法,又咬了一口饼随口道:“他也不喜欢我罢。”郭奕则是一脸惊讶,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怎么会?这饼就是恽阿兄买的。他说阿父他们要议事,昏饭大约要推迟,怕你饿才说带个烧饼回来给你。”

曹丕手中的烧饼还剩最后一点边角了,他神色复杂地望着手中最后一口饼,想扔了又有些舍不得,挣扎了片刻还是把最后一点饼皮咽下了肚,拍了拍手上的碎屑问道:“他俩人呢?”

郭奕又快速瞥了曹丕一眼,确信他不是去找荀恽麻烦才道:“还在院子里呢。”曹丕简短地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

两人甫一出房门,果然看到不远处荀恽正拿着一根树枝在一片沙地上写写画画,而曹植则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待曹丕和郭奕走近,曹植倒是第一个就看见他,欢欢喜喜跑过来叫他,荀恽则是站在原地,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

曹丕有些生硬地说道:“谢谢你的烧饼。”荀恽摆了摆手道:“没事。丕公子喜欢就好。”曹丕别扭的小情绪又上来了,古里古怪地说道:“比起烧饼,我更喜欢烙饼。”荀恽也不恼,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好,那我下次给丕公子带烙饼。”

曹丕倒是宁愿荀恽破口大骂甚至跟他大打一架,他也好把心里的不满抒发出来,但是君子端方的荀恽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被堵得说不出话的曹丕憋了半天才嘟囔了一句:“你怎么老是跟我作对?”

荀恽还没来得及消化曹丕话中的深意,一旁眼瞅着气氛不对的郭奕,适时地鸡毛鬼叫了一声,这一叫把曹丕和荀恽以及不明所以的曹植都吓了一跳。曹植有些嫌弃地问道:“阿奕又在大惊小怪什么?”郭奕轻咳了一声指了指一旁的沙地道:“这个字我不认识!”曹丕快速地扫了一眼,地上写着《关雎》的前四句,于是抢在荀恽之前回答了郭奕的问题:“这个字读ju,是一种鸟的名字。”说着又瞥了一眼荀恽摆出大人的口吻道:“教小孩子这样的诗做什么?”

一旁的曹植和郭奕自然是叽叽喳喳讨论起这首诗为什么小孩子不能学了,荀恽则未回答,看向了曹丕的方向,目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曹丕愣怔了片刻,一回头就看到自家的小妹曹临跑过来招呼众人吃昏饭了。

到曹丕终于明白了荀恽目光的含义时已经是几年以后了。

====================================================

兮嘉乱侃:

小学僧文笔见谅_(:з」∠)_虽然可能会再改改,还是想积累一下人品先发了。

人间八苦系列主要是想讲围绕曹丕、郭奕之间的一系列故事,本文是系列的第三篇,不过因为时间顺序是打乱的,每篇都可以看做独立的故事。虽然有做考据,不过写的时候也并没严格按照考据来_(:з」∠)_例如中篇,荀恽和曹临在平日也能私下见面,总感觉应该是不太可能的。( ⊙ o ⊙ )啊!忘了说怨憎会篇还有中和下来着~至于曹临嘛(本来想叫曹林的结果被占了(〃>皿<)可恶),自然是安阳公主,名字是我瞎编的2333主要是觉得曹总给女儿取的名字曹宪、曹节、曹华可以说是非常朴实无华了,且性别指向不明,所以沿用了这种风格。顺说故事里私设郭奕的母亲是荀彧的妹妹,所以郭奕会称呼荀恽外兄(也就是表哥),这位荀夫人的名字虽然未在文中出现,但是我也有想好就叫荀姲(我不会告诉你我是翻字典起的名字2333)。

回到怨憎会篇,这个主题当然不好写丕奕,所以就选了荀恽来写。历史上关于荀恽的记载是“恽又与植善,而与夏侯尚不穆,文帝深恨恽”,所以开了脑洞写了曹丕深恨荀恽的原因。上篇的时间点是199年(曹丕13岁,曹植8岁),私设荀恽与曹丕同岁,郭奕与曹植同岁,关于荀恽郭奕的生卒之前发过考据,此处就不细说,所以觉得可能是因为同岁又一起长大的原因,所以反而从小吵吵嚷嚷所以关系不好,未必是什么深仇大恨。我的脑洞就是长倩毕竟是荀令君长子,肯定从小万众瞩目,标准别人家的孩子,阿丕就从小被比伤了2333顺便预告一下中篇是脑洞荀恽是如何与夏侯尚不和的,下篇则是讲荀恽怎么与曹植友善的(大概?),嗷嗷下篇有我喜欢的妹子出场,敬请期待~

最后是小P的深夜食堂环节,简单介绍一下上篇出现的食物。豆饧就是甜豆腐脑啦~汉代统称面食为饼:把调味好的面团压平至圆扁形,再放在烤炉上烤至酥脆的称作烧饼;用甑锅蒸熟的包子称作蒸饼;用水煮的面条或云吞、水饺称作汤饼;面团放在平底铁锅上加油煎熟称作烙饼;用米粉或面粉发酵加糖并把枣、栗、芝麻等放在甑锅上蒸成松糕的称作饵(扬雄《方言》:“饵谓之糕”)。感兴趣的可以参考汉晋饮食文化与市场(作者:友盟李飞)。

2017-11-12  | 16 13  |     |  #曹丕 #郭奕 #荀恽
评论(13)
热度(16)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