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最近是七神的迷妹,七神请保佑我写代码没bug!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CS相关走简书。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人间八苦之怨憎会篇(下)

❀下篇:216年
曹丕总觉得他是有机会同荀恽成为好友的,然而命运却将二人推得更远。荀恽甫一入仕,曹操就让他做了曹植的属官。曹丕总是疑心这是父亲在帮曹植寻求颍川士族的支持,而他总不能把气撒到父亲或是弟弟身上,所以这种不满只能留给曹植身边的那群属官,这其中自然包括荀恽。

为了找回一些心理上的平衡,他企图把郭奕拉来做自己的属官,郭奕则不是称病,就是说要在家带孩子,后来干脆见着他就躲得远远的。曹丕只好索性不再提及此事,但他偶尔也会觉得孤独,身边的人好像慢慢分成了两个阵营,也有同他兄弟二人皆交好的聪明人,不知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丁仪兄弟又在最近给曹丕制造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他终于有些坐不住,借向府里送绢的名义把吴质装在竹篓里送进来同他商量对策。

二人密谈了许久,不知不觉天色已晚,两人也是商量得口干舌燥,肚子也咕咕直叫,曹丕道:“现下就快宵禁,季重怕也是回不去了,不如先吃点东西,今日就在我府上住下吧。”

吴质自然没有反对,曹丕便吩咐下去。过了一刻,曹丕却未想到来送宵夜的竟是他的爱妾郭玥。曹丕瞧了瞧郭玥,又瞧了瞧她手里端着的两碗汤饼,眼睛都亮了,心情也好了许多,边接过汤饼边拉着郭玥坐在自己身边问道:“卿卿还没睡么?”

郭玥笑了笑:“这么晚还在议事,我怕夫君饿了,所以等着呢。”被说中的曹丕也不恼,把匕箸递给了郭玥道:“卿卿也饿了吧,不如一起吃吧。”郭玥看了一眼吴质,有些不好意思,吴质则面无表情地把自己面前的碗又拉近了一些默默吃起了自己的汤饼,只当做没看见,对这没羞没臊的两人想来也是见怪不怪了。

曹丕和郭玥还未你侬我侬地吃上两口汤饼,府里的小厮就来通传说“郭公子到了”,话音未落郭奕已经心急火燎地走了进来。

郭奕几乎是卡着宵禁到了曹丕府上,他扫了一眼吴质,又看向曹丕道:“朝歌长果然在这里。”吴质敏锐地听出了郭奕话中的重点重复道:“果然?”郭奕也不废话,单刀直入道:“五官将常与朝歌长私下见面的事情让杨德祖知道了,明日恐怕魏王殿下也要知道了。”

郭奕的话像是抛出了一记惊雷,除他以外的三人都十分惊讶。曹丕并没有怀疑郭奕消息的真实性,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便道:“若真如此,有何应对之策?”曹丕这话是对着郭奕说的,郭奕张了张嘴却未吱声,而是把视线转向了一旁。

郭玥看出郭奕似乎并不打算开口,忙接过话道:“虽说也可放任不管,顶多是近日暂避风头。不过那杨公子既在魏王殿下面前告了状,即便魏王不信,心里总是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于夫君不利。”

吴质点了点头:“夫人所言甚是。如此,质倒是有一计。”说着他又看了一眼郭奕,没有继续说下去。

曹丕知道吴质对郭奕不甚信任,忙道:“无妨,季重只管说便是。”吴质虽仍有些犹豫,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计策:“不如明日五官将再差些人,用竹篓装了绢送入府内,那杨修若是带人前来探查,那我们就叫他吃个哑巴亏。”

曹丕还是不死心,又问郭奕道:“伯益以为如何?”郭奕避无可避,只得道:“五官将自有决断,奕不敢妄议。”郭奕的回答很是疏离,曹丕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郭玥无奈地看了一眼郭奕和曹丕,只得再次接过话头:“明日便故技重施,怕是未能见其效,倒不如每隔两三日送上一次,不怕杨公子不来。再说这样隐秘的消息杨公子如何得知,怕是府上有他的内应。如此我们早做布置,也好把那内应揪出来,以绝后患。”说到最后一句,郭玥的表情变得凌厉起来。

吴质听了郭玥的计策颇为赞叹:“夫人不愧是女中之王,考虑如此周详,质自愧不如。如此,府外之事就交由在下筹划,至于府内之事还要烦请夫人多多费心。”郭玥不答而是看向曹丕,曹丕则微微点头算是默许。

杨修之事算是就此谈妥,曹丕看了看时辰对郭玥说道:“天色已晚,不如今日就到此为止。卿卿,你叫人收拾出一间房间让季重暂住吧。”

郭奕听闻此言也趁机道:“那奕也先行告退。”曹丕岂会轻易罢休,望了望郭奕,不急不缓地说道:“伯益我还有事要同你说。”郭奕无限向往地看了一眼郭玥和吴质离开的方向,只得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回过神看到曹丕的表情越发难看的郭奕叹了一口气,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子桓阿兄……”曹丕却不为所动,哼了一声道:“你倒是不叫我五官将了?”郭奕知道曹丕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忙道:“方才不是季重先生在么?”说完瞥了曹丕一眼又忍不住揶揄道,“还是说子桓阿兄更愿意我叫你五官将?”

曹丕毫无威慑力地瞪了一眼郭奕,也不理会他的揶揄,直入正题道:“德祖之事,伯益是如何得知的?”

郭奕自然早就料到曹丕要问这个,略略整理了一下被压出些褶皱的衣缘,镇定自若地回道:“子桓阿兄也太小瞧我了,我家虽是颍川郭家的旁支,但我好歹也是识得不少名门公子的,这其中有几个杨公子的朋友,也不稀奇吧?”

“哦?这样隐秘之事,德祖竟能告诉他的朋友,而他的朋友竟能告诉你?那他做事也太不小心了。”曹丕对郭奕的解释显然不买账。

郭奕笑了笑,手上则继续和翘着的衣缘做着最后的抗争:“酒桌上的事嘛,不看能不能,看的是酒量,是交情。”

曹丕看着郭奕沉默了很久才道:“你从小一说谎我立刻就能看出来。”郭奕愣了一下,猛然松开了手里捏着的衣缘。虽然他也可以嘴硬再辩解几句,然而他们太了解彼此了,到了这个地步无非是把坦白的时间再拖延片刻罢了。

郭奕避开了曹丕的目光,低头道:“其实我也不算骗你。他确实是名门公子,也确实可以算是杨公子的朋友。只是……我说了他,你也不会信吧。”

曹丕露出了询问的眼神,郭奕则淡淡地说道:“是长倩。”

“怎么可能?”曹丕几乎是立刻反驳道,“他明明是子建的属官……怎么会……”

“那又如何?你是否认为他俩关系亲厚,他就应该帮子建。我同你关系亲厚,我就应该帮你?”曹丕未及多想便反问道:“难道不应该如此吗?”

郭奕摇了摇头,决定对曹丕开诚布公:“外兄和我,我们和丁家兄弟、杨公子、还有季重先生他们,是不同的。因为我们从小是一起长大的。无论外兄还亦或是我,都有所为有所不为。”

郭奕的话让曹丕有些生气,又忽然觉得有些委屈:“你们是否觉得,不把子建赶尽杀绝,我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郭奕明白曹丕因为孤立无援的错觉而产生的愤怒和委屈,忙宽慰他道:“我知道你不会,外兄当然也知道。可是其他的人未必了解你,他们只为讨好你、顺从你,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外兄和我,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与颍川一族息息相关。我们不主动卷入是因为不想让情况更复杂,让更多的人牵扯其中,而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这乱世之中又有几个人能从心所欲而活?”说完,曹丕把碗中早已凉透的最后一口面汤喝完,结束了这场对话。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杨修上了吴质和郭玥的大头狗当,不仅没坑到曹丕,反而让曹操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不满。那杨修又岂肯轻易罢休,自然要查是谁走漏了风声,最后怀疑到荀恽头上,荀恽则一不做二不休顺势辞官回家,终于成为了像郭奕那样的闲人一个,远离了漩涡中心。

这之后不久,郭奕在府上设宴,名义上是为了庆祝自己小儿子郭深的生辰,作为亲友的曹丕、曹植、荀恽等人自然也是携家小悉数到场。虽说郭奕父子算是这场宴席的东道主,然而众人的目光自然还是聚集在丕植两兄弟身上,两人身边各自都围了一群蠢蠢欲动,想为未来投机的士族子弟们。曹丕酒量不差,但是连着喝了几壶也实在够呛,忙把夏侯尚拉来替他顶上一阵。他急着想去找些吃食,穿过门廊的时候远远看见曹植的身边围着几个年轻人正在和他说话。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曹植一抬头正对上了曹丕的视线,曹植的眼中闪过欣喜,而后又生出许多复杂的情绪,他很想像小时候那样冲过去唤他一声“阿兄”,围着他说各种无聊的家常,而此时的他更害怕曹丕会转身走开,所以他只是不安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应曹丕的目光。曹丕却在此时轻轻对他笑了笑,曹植愣了一下,眼中又闪出神采,曹丕则用嘴型对他说了一句“少喝点”,在曹植身边的几个年轻人注意到自己之前,一个闪身消失在门廊深处了。

曹丕还未从刚才的小插曲中回过神来,一个不注意就重重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某人。曹丕被撞得有些发懵,站定后才看见来人竟是荀恽。他一手提着个酒壶,另一只手端着一碟甘瓠,好不容易保持住平衡没把手上的东西摔了。曹丕上下打量了一下荀恽,最后邀约道:“不如一起在院子里转一圈?”荀恽迟疑了一下道:“我再去拿个酒杯?”曹丕摇了摇头道:“我吃甘瓠就好。”

两人于是一起溜达到了水边的凉亭。曹丕嚼了两口脆瓜道:“之前的事还未跟你道谢。”荀恽没有说话,曹丕又道:“虽然明白你的立场,不过于结果而言,还是帮了我。只是……为什么?”

“并不光是在帮你,还因为我不想让他为难。”仿佛预料到曹丕会问这个问题似的,荀恽几乎没有多作思考便说出了答案。曹丕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是说……伯益?”

原本倚靠着木栏的荀恽侧过身看了曹丕一眼,神色莫名。他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又转过头去,轻叹了一声道:“我是说临……子建。”

曹丕愣怔了片刻,似乎没有想到荀恽会这么说。荀恽幽幽地望着月光下的池水,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明白吧?很多事都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有许多的身不由己,到了此时即便他自己想退下来,他身后的人也会不断推着他走。你能明白吧?”曹丕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轻声却又坚定地回了一句:“我明白。”

荀恽面色已经微红,却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有些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站在德祖的立场上,他告发你并没有问题,若是子建知道了,他必然又不愿陷你于这样的境地。他骨子里还是当年那个仰慕你的小弟。我不想他为难,所以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他,而是告诉了你。”

荀恽又轻啜了一口,言谈间已显出些许醉意,他忽然唤了一声“子桓”……

荀恽毕竟是荀令君的长子,平日里君子端方自不会乱了礼数,见了他也总是称呼他“二公子”或是“五官将”,他似乎从没像现在这样称呼过他的表字。曹丕应了一声,荀恽则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日你若……”荀恽说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似乎在考虑措辞,最终选择了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一朝功成……你一定要善待子建。”

“你此言何意?难道我还会为难子建么?”荀恽在曹丕心中刚建立起的一点好感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立刻烟消云散,曹丕几乎是怒不可遏地反问道。

荀恽却不恼,又给自己甄满了酒,缓缓说道:“一旦坐上了那个位子,人的心是会变的。”

曹丕正欲反驳,郭奕却抱着个酒罐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他笑嘻嘻地勾住曹丕的脖子说道:“子桓阿兄来陪我喝酒!”曹丕嘴上说着“你不是跟寻儿说好了要戒酒!”却也没有忽视郭奕对荀恽使的眼色。郭奕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那就闻闻,我就闻闻。”说着便拉着曹丕要走。

荀恽却忽然又叫了一声“五官将”。被郭奕拉着的曹丕皱了皱眉又停了下来。荀恽向他行了个礼道:“希望五官将不要忘了今天的话。”曹丕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也太看轻我了。”

❀一个尾声
后来曹丕成为太子,某次出门办事却偶遇了带着儿子出来逛街的荀恽。小家伙长得非常可爱,同荀恽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曹丕蹲下来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道:“阿甝,叫一声阿舅,阿舅带你去吃烙饼!”荀甝皱了皱眉,好像在思考非常复杂的问题,末了又偷偷瞥了一眼荀恽,荀恽给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荀甝只好恭恭敬敬向曹丕行了个礼道:“太子殿下。”曹丕抬头看了一眼荀恽还未开口,小家伙又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可是……可是甝更喜欢吃烧饼!”曹丕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瞪了荀恽一眼道:“你怎么总是跟我作对!?”

说罢,两个人一起笑了。
===================================================

兮嘉乱侃:

终于拿到了微软的offer,开开心心回我吴搬砖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下篇奉上~

下篇的时间点设置在216年(丕砸被立为太子的前一年),曹丕&荀恽30岁,郭奕&曹植25岁。其实按照我的设定郭奕的生卒是192~219……感觉40米的大刀砍在了自己身上……顺便按照病篇的设定,这时候郭深4岁,郭敞2岁。

关于荀恽官职的记载是“官至虎贲中郎将”,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他的第一份官职,而又说他同曹植友善,结合曹魏二代有做丕子属官的光荣传统,所以脑洞了荀恽的初官是曹植的属官。

下篇写得有点矛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世子之争期间丕植的关系,虽然以前写过文章分析二人的关系不像外人想的那般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地步,然而丕子那样的性格,无论如何两人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关系了吧,对于曹丕而言,无非是愿意留他一条性命,至于善待,何为善待,何为恶待?而世子之争后的曹植,总觉得他开始还期望通过搞事情吸引哥哥的注意,后来发觉这招没用,开始不停上表表忠心,希望哥哥相信他,后来发觉这招也没用,经过长年的岁月,大约他也会心冷了吧……可是为什么!?明明觉得后来发生的那么多事情,两人虽不至于你死我活,但兄弟之情大约也淡薄了许多,可到最后却还有“六年,帝东征,还过雍丘,幸植宫,赠户五百”(曹植你一定是陪睡了吧【(ノ`Д)ノ滚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丕奕党也叛变丕植了)……而已经老成许多,不再对兄长抱有期待的曹植又会如何回应?实在是心里堵得慌,也许会在人间八苦之老篇里写一写我的脑洞?

关于郭女王的名字,因为郭照这个名字肯定是已经被证伪了,所以再用也没意思,干脆自己想了一个。因为女王的姐姐叫郭昱,所以我想的是妹妹名字里应该有个月(~ ̄▽ ̄)~另外玥字是王字旁,强行和她的字拉关系2333顺便玥是古代传说中一种神珠的名字,也是很好的寓意~超开心可以把女王姐姐为曹丕出谋划策的贤内助形象写出来了,顺便秀了一波恩爱(吴质:狗眼已瞎),顺便郭奕心急火燎冲进来那边,简直白学现场2333【你走

另外有个细节,嘿嘿嘿,不叫郭夫人给郭奕收拾房间,是因为郭奕在曹丕府上有自己的房间,他经常过来玩耍所以房间平日有人打扫,拎包入住,无需收拾→_→以及荀恽说“我不想他为难”的时候,曹丕第一反应居然是郭奕不是曹植,除了是我私心之外,确实也是想表达丕植关系不如当初的感觉(曹植:嘤嘤嘤,我是充话费捡来的弟弟QAQ)。

其实在下篇最后,尾声之前还写了一段,不过觉得有点矫情,还是删了(⊙_⊙)

待二人走远,郭奕还是嘻嘻哈哈地拉着曹丕道:“我和外兄,果然还是做了多余的事。”曹丕从郭奕手上拿走了酒壶,假装生气道:“我可要嫉妒子建了,那是我的弟弟不是你们的,还轮不到你们这么宠着他。”郭奕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神情也严肃了许多,他像是一个臣子在望着自己的主君那般郑重地说道:“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你会赢……”

尾声真的是华丽丽地偏题了,怨憎会最后……相视一笑泯恩仇了?不过其实全篇就是曹丕自己一个人闹别扭,人家荀恽一直是让着他的,除了曹临那次他是真的生气了~感觉把丕砸写得小心眼了2333不过他本来就小心眼→_→丕砸对外甥特别宠爱这个是志里记载的,不是我瞎编的,顺便烙饼和烧饼是呼应了上篇最开始的情节,不知道读者们还记得不2333

最后是小P的深夜食堂环节,下篇出现的汤饼在上篇的深夜食堂里介绍过了,就是汤煮的面食一类。甘瓠就是甘脆泡瓜,我感觉比较像下酒菜?2333另外提到了饮食用具匕箸是羹匙和筷子的意思。不过我记得匕和现代的勺子不太一样,是没有弧度的,边缘比较锋利像刀(所以叫匕么2333),之前在《汉代物质文化图说》看过,手边没书,记忆模糊了(⊙_⊙)

评论(4)
热度(12)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