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找工作与心态问题

一篇乱七八糟的自言自语。

可以算是之前写的《从偏要勉强到膨胀的念想》的续集吧。

在最接近巅峰的地方,他更加恐慌,更加抑郁,更加自卑,很难有片刻的开心。
举个例子,如果曹植随老爸出征,他留守。他就很恐慌:“我靠!老爸这是偏爱他给他提供了鞍前马后表现的机会啊!”
如果他随老爹出征,曹植留守,他就很抑郁:“我靠!老爸这是想锻炼他给他独当一面的机会啊!”
如果两个人都随军,或是都留守,他就开始自卑:“我靠!原来在老爸心目中我和他真的是一样的地位啊!”

这一段可以说是把曹丕的心里分析得很到位了,其实我非常理解他的心情,想了想我写的这篇文章大概也会被当做无病呻吟了吧。

想了想读博三年半的经历和本科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迷惘的第一年,痛苦的第二、第三年,到豁然开朗的第七学期。命运真的很奇怪,回过头想,自己下的每一步闲棋在后来都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

具体的时间记不清了,我在日本期间,菊花家来我校做宣讲。身为计算机科班出身的学生,对菊花家有种与生俱来的不适,当时在日本自然没有参加。大约是四五月回坡的时候,他们又举办了对博士定向招聘的活动,我依然没有参加。但是实验室的同学参加完回来对我眉飞色舞得说了菊花家的开价,搞得我略微有些心动,但是当天我约了朋友吃饭没空参加他们的面试,随便地给他们的hr发了简历,结果当天晚上在外面浪的时候,他们的hr就打来电话约我第二天面试,不过地点在国立,因为这一天在我校的面试已经全部结束。我想了想,看在钱的份上答应了。菊花家对海外博士的招聘基本就是走个过场聊聊天,之后就让我们回去等消息了。值得一提的是,面试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他们的hr拦住,硬要我写下认识的其他博士的手机或者微信号,才让走……终于明白为何我同学死也要拽住我投简历去菊花家,原来是有任务……面试的时候对菊花家的印象就挺差的,我只是随口问了句年假的问题,面试官意味深长地笑了,问我听过“奋斗者协议”没,我:没有。回头查了查,心里就各种不舒服,你家开价确实高,但是用这个价想买我一条命?未免心里太没逼数了。后来六七月的时候接到了菊花家的正式offer,比早先打听到的数字还多个好几万,还给解决上海户口。虽然是菊花家,但毕竟是我接到的第一个offer,我心里还是高兴的,不过还是很装逼地想着自己是万万不会去的。

后来八月去了土澳参加ICML,被T家lab的神牛毫不留情地打击了一番,A家虽然拿到了内推,最后面试也挂了。此役对我心态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尤其是A家我本科毕业就拿到了他家offer最后毁约去读博,如今博士读完却被拒,实在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因为实在不想去菊花家,之后开始很惶恐很desperate地开始找工作……这期间有个插曲大约是七八月的时候巨硬家给我打电话让我参加校招,我印象中博士期间我从没给巨硬投过简历,但是我因为不在国内,所以没法参加他们的提前批面试,hr说那我只能跟正式批一起,但是必须先经过笔试,不能直接面试。当时想着让我笔试这不是必挂嘛,心理虽不爽还是给他们hr发了简历,后来这事就没管了。

九月的时候两篇journal都出了结果,心态稍微好了些,至少不用愁毕业了。大约是两篇论文接连录用,给我了一种我大概也可以继续做科研的错觉,居然思忖起做博后的可能性。毕竟第三篇论文还在搞着,其实没很多时间准备找工作的事情,现在国内有名的IT公司基本要进还是得刷题。随便投了几个,个个都是让做题,而且还很丧病地开摄像头,不许切出浏览器用自己的IDE,有的懒得做,有的时间不对,有的挂了……后来好像是收到了巨硬发的校招宣传邮件,我也就随便投了简历(之所以说是随便,因为我想都没想直接投了离家最近的苏州,让我重选一次我大约会选上海,但是选上海的话大约最后就不会成功了),其实大三的时候我就投过巨硬家,大概是简历筛选都没过,也没收到后续通知……这次居然收到笔试邀请,我想着就当经历一下破天荒跑去做了(前面好几家我都直接无视),一共四道题,我居然只做出来一道半,想当然觉得肯定挂了后面就没管了。

十月底的时候忽然收到巨硬家的面试邀请,吓得我花了几个下午认真看了一遍算法书的重点章节。面试至少两轮,前两轮过了可以进第三轮,第三轮过了可以进第四轮,我面了四轮,其实感觉自己发挥不是很好(毕竟只看了几天算法,没刷题),最怕白板写题,写的也磕磕绊绊,有些是在面试官提醒下完成的。之后就是等通知……一周后跟我说我的面试反馈非常positive,在hirable list里,但是要十一月中才会再review决定是否发offer,一开始我以为是有戏了,结果网上问了一圈发觉只是进了备胎池……

十一月的时候在坡参加了CIKM,遇到了博一时候认识的一个女生,看了人家的publication records,彻底断了我继续科研的念头。由于之前ICML的悲惨经历,这次几乎没跟任何看起来神牛的组织或个人交流,只是随便投了几封简历,几乎都石沉大海。唯一回复比较积极的是东南亚最大的电商之一S家,而且有认识的同学在那边实习。然后做出了博士四年期间最错误的决定,决定进入S家的招聘流程。

CIKM参加完一周后收到了巨硬家的邮件说决定给我发offer,说近期会有同事和我联系。激动爆炸过后去网上查了查巨硬家薪资,只有菊花家三分之二。我心里很是纠结,巨硬家的名声不用说那是响当当的,在我心中就是全球IT巨头top 2,比BAT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其实细细想,这两年巨硬也软了,待遇远低于G家和脸家),但毕竟开价太低……

在愁云惨雾中等了两天后,接到巨硬家电话谈offer,居然比网上查的高了不少,不过仍然比华为低,还好老娘有准备,hr问我对薪资是否满意,我想着趁机negotiate一下,这是巨硬家一直有的传统,hr说会帮我上报。

想想自己可以说是很得了便宜又卖乖了。没想到下午就接到另一位hr的电话(大约是上午那位的上司),中心思想就是又给我传达了一遍offer以防有误,顺便劝我放弃negotiate。很搞笑的是package没变,但是因为其中某一项绩效的上限提高了(第一位hr传达有误),在算总的package的时候这一项的平均值提高了,于是下午的这位hr硬给我把总价多算了x万。我:还有这样的骚操作?虽然这样算完比菊花家还是低了几万,考虑再三又仔细分析了一下形式,最后决定还是不要搞事,直接接了offer。

顺便一提前面的S家的一面是在接到巨硬offer的第二天,对方询问我对薪资的想法以及有没有其他offer在手的时候,我说了拿到了巨硬家offer,对方还问那你还要继续走我们这边的面试流程吗?我说可以啊……真想抽死自己。后来去了技术面,然后他们给了我一个mini project,最后没做出来。浪费了我整整十天时间,还丢了脸……这件事对我心态的打击也可以说是毁灭的。我现在每天想的就是巨硬家绝对是瞎了狗眼要了我……就前几天的事,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

除了菊花家和巨硬家,还收到了东芝的实习offer,所以我下个月又双叕要去日本了……但是东芝真工资实在是太低了,给博士的年薪才我本科时候A家的水平,还是在消费水平奇高的日本关东区域,心里没点逼数吗?顺便一提中间联系了我年初在东京实习的老东家,居然碰到一个特别热情的中国老师想收我,但是他的fund居然只到2019年4月,我这不是去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我想着在正式入职巨硬前先去骗点小日本的钱也行,结果没拿到正式学位之前只能做RA,RA还不让做全职,一个月拿的还没我现在的奖学金多……本来觉得这家有戏所以拒了东芝让我实习更久的提议(东芝家实习给的也太低了),结果这家我嫌钱少也黄了……

想了想可能是offer在手,心态就发生了变化,就算仍然再找也很难回到那种desperate的状态了。本科的时候也是拿了A家的offer后再没拿到别家的。这次大约同样的杯具会再次上演。既然要找,必然还是要投顶尖的,说实话在我心中能超过巨硬的也就只有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这几家了,但这几家实在是感觉我这水比不刷题几个月把机器学习相关的数学重学一遍应该是进不去的。但是正因为已经拿到了巨硬家的offer,而我在这几年又懒了许多,其实我也不愿再花时间在这些事上面了。

其实我想去S家实习的重要原因是为了能在明年年底前入职巨硬,我必须提早把毕业论文交了,但是我们的政策是一旦交了毕业论文,奖学金就会停掉,我就变失业儿童了,没钱进账就没法浪了。原本觉得S家成竹在胸结果被现实打了个巨响的耳光,可以说是非常想哭了。如果明年二月就提早把论文交了,六个月损失六万,心痛……然而我现在这个心态和水平又找不到实习……可以说是愁得不行了……虽然也可以回家学个车,在世界上浪一圈,但是总觉得这样荒废大半年也不是个办法,回头去巨硬,我怕试用期一过立刻被炒……当然也可以去巨硬实习,只是实习工资就正式工资的五分之一,我……不服!……就算加上住房补贴、餐补也就正式工资的三分之一……不想去……

说起来我自己最珍视或者说信仰的成功的特质便是钢铁般的意志,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也算引以为傲,在坡的三年半可以说这种钢铁般的意志慢慢也磨成了一滩烂泥,可以说是懒得我自己都嫌弃我自己……总觉得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从高处坠落,粉身碎骨。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自勉,可怕的是我居然觉得我根本不可能改变。People don't change.

——一个虽然拿到全职offer却因为实习求职受挫而心态崩了的失业儿童

2017-12-08  | 8 3  |   
评论(3)
热度(8)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