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禁转】从荀家不自立谈三国的四种阶级

写在前面:从杨威的一个问题下,沃金大大的评论以及后来他给我的私信整理而来,原作者沃金,一切版权属于他,欢迎大家关注他的知乎http://www.zhihu.com/people/BlackCloak知乎上最喜欢的三国分类下的两个人之一哦~

------------------------------------------------------------------

一、荀家有实力为何不自立单干

兮嘉:

唯一一直觉得很奇怪的是荀家,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有实力单干的,而且看公达的履历,人本来从董卓魔爪手下逃出准备跑到巴蜀,颇有一副想单干的样子,不过因为路不通没成行就被曹总招致麾下了。然后叔侄俩就老老实实给曹总打工了,没想明白他们为啥不单干……

沃金:

荀家这种士人不单独创业,也和阶级意识有关系。
你翻翻后汉书,看那批颍川人在汉末搞运动时的样子就知道了。
这批士人和儒生的人生终极追求不是称王称霸。
往大说,是做帝师当圣人。往小说,混个四世三公再留点著述也圆满了。

你要是去跟荀彧说:“令君哥哥,咱反了吧。”他肯定抽你说别闹……
自立山头这种事儿,在二荀这种出身的人脑子里很少会有人考虑。
反而是那些地方豪酋的观念比较现代化,谁都不服就信自己我的地盘我做主。

几代官僚的士族子弟,经学传家的儒学世家,这是两种人。
他们偶尔重叠,但绝对会更倾向其中一个本质,荀家显然是后者。
别看荀家似乎代代有官僚,荀爽当过司空,他们自我认知的身份还是荀子后人。

假如问荀爽这辈子啥事儿最得意,肯定不认为是当司空,而是注解周易。
袁绍和袁术则是前一种人,虽然家传孟喜学说,但不是真做学问的。
他们和王莽是同类,成长在大官僚家庭,毕生追求的是更大的权力。

还有两种就是地方豪酋和职业军人,这两种人也都是最有暴力资本的。
同样的,他们和前两者的身份也可能重叠,但依然会有一个本质身份。
譬如程昱,这家伙其实就是个土豪啊,而土豪的心态杨威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土豪和军人都很容易变成军阀,他们之中有可能诞生想逐鹿天下的人主。
不过这种人因为普遍缺乏文化修养,革命意识不彻底,大多数都缺乏政治理想。

掌握武装的军人,有政治野心者如董卓,无政治野心者如太史慈。
不想逐鹿的太史慈就投靠了孙策,一心维持独立势力的韩遂则坚持不懈的叛乱。
不管想不想当帝王实质上确实在参与中原逐鹿的那个人叫吕布。他死的好惨。

豪酋要养活几百上千口人,他们考虑问题就和生意人一样,要算风险。
他们不为自己活着,而是宗族,投靠强者最划算。
而军人因为天天要在死人堆里扒拉着找同伴的尸体,三观比较不健康……
你看西凉军这种纯武人组织,除了董卓真的有政治想法,余者都是过把瘾就死。

那么最后剩下有心成就霸业,统一寰宇,并且愿意付诸行动的,是很少数。
其他四种人里,也许会有人做个白日梦,意淫一下帝王梦,但不可能去做。
袁绍、孙策、刘焉,这都是有野心的。看,没一个知识分子。
曹操、刘备,这两个是真正有伟大志望的,而后者更是那种天生要为人主的。

其他人要么在考虑怎么在乱世里随波逐流,好好活下去。
或者就是荀彧和诸葛亮这样,想靠自己的力量和一位明君一起改变乱世。

评论字数有限,不展开说了。
话说回来,投靠个老大不自己创业也有好处。
很多时候政府的原则是只论主犯,胁从不问……

二、汉魏时期的四种阶级

沃金:

四种人的界限至少在汉魏之际还是很好分的,确实到了晋朝以后就开始模糊。
士族、世家、豪酋、军人,这四种身份彼此之间都可以互相重叠,但一个人只能有一种出身。
譬如袁绍,家传孟喜今文派的学问,但其家族并不以治学而兴旺,是靠做官。
那袁绍的出身就绝不是经学世家,而是士族。

所谓士族,可以简单理解为世代做官僚的人,这些人最早的成分也有差异。
有因军功获拔擢的武人后裔,有投身政坛的地方豪酋,也有知识分子。
这些人成为官宦,并因此而发家,于是就在这条路上专心地走下去。
在经历过数代的传承,他们放弃了之前的成分,变成了彻头彻尾为政治而生的官宦家族。

你看司马懿,他们家上溯找祖宗,找到的是司马卬和司马钧……俩不怎么地的三流武将。
之后数代又是地方豪酋,然后靠学习先进的科学知识有了投身政治的资本,到司马儁开始当官。
又花费大量时间去经营地方的关系,终于获得了其他士族的认同,司马家开始显贵。
到司马懿这一代,已经当了三代官了。你说他是什么出身?不是武将,也不是豪酋,而是成为士人了。

另一个例子就是晋初武将石苞,这家伙因为能打,获得了功名。
但他原本只是渤海小吏,又靠军功发家,如果一辈子栓死在这个阶级就完了,他不想让后代是这个出身。
所以石苞拼命想摆脱武将出身,经营的非常用力。到石崇时,已经是了不得的富豪了。
而他们石家到了石崇这一代,出身也不是武将而是士族了。石浚甚至混成了名士。

世家就是根正苗红的知识分子家庭,他们家族兴旺靠的是著述,教学。
这批人手里有那个时代的稀缺战略资源,知识。
因为出版业的不发达,所以书籍的可贵,导致了这种知识垄断者的出现。
事实上知识的传播也必须要靠这些人才得以完成,他们的垄断是时代造成的,必须如此。

你把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世家看成是一个个私立学府就行了。
这批人一般家里都藏着海量的书籍,自己每天就钻研这些,然后收徒弟传播学问。
有些人会因为搞学问教学生而出名,被征辟。有的不愿意改变自己成分就不搭理,有的人就投身政治了。
某些世家会因为长期从政,导致下一代人不再是世家出身,而是士族。但大多数都没有改变。
当然也有人是本来混的不咋滴,投了个名师,居然学问做的不错的,就变成经学世家了。

荀家就是标准的知识分子家庭,而如果这种家庭出身的人不好好搞学问,反而会被同阶级的人骂。
你看荀彧他爸比荀爽(兮嘉注:此处有误,荀彧父亲为荀绲,曾任济南相),注解周易,发扬学问,践行了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身份。
而他爷爷就不行了,荀淑不好好搞学问,而是比较热衷政治抱负,就被当时的其他儒学世家批评。

从来不会有人去骂司马防不好好搞学问,因为他不是那个出身,根本没有这种天然使命。
但是荀淑有,荀淑是荀子后裔,这在儒生眼里,是了不得的出身,他天生就带着使命降世该当发扬儒学。
可荀淑他没有这么干,他看不起那先钻研章句的事情,而是热衷实现政治抱负。
不过也因为荀淑有真才实学,人品又极其强大,连李膺、李固都特别仰慕他,尊他为老师。

《后汉书》:荀淑字季和,颍川颍阴人,荀卿十一世孙也。少有高行,博学而不好章句,多为俗儒所非,而州里称其知人。
不好章句的意思,就是指荀淑没有天天皓首穷经,去琢磨研究书里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涵义道理。
只是荀淑因为在政坛上其实非常不得意,所以并没有改变自己的阶级成分。
到了荀爽,乃至荀彧,他们荀家还是大知识分子。

但事实上,你如果说荀彧是士族那也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家确实连续好几代的官宦。
而你说他是儒学世家,那简直是更对了。他就是儒学世家。
世家和士族大多数时候都是重叠的,因为很多知识分子接受了征辟。
但是请注意,身份再怎么改变,出身都不会变。

你如果想分析这个人属于哪个阶级,什么成分,你一定要看他的出身。
世家出身和士族出身的人哪怕都步入仕途,但骨子里会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虽然官宦家庭和知识分子家庭,许多时候追求的是同样的东西,都是功名利禄。
不过出身也并非一成不变,事实上荀彧之后的荀家投入政坛太深,就真的变成纯士族,不以经学传家了。

有时候这种出身的改变可能在一代人之间就发生变化,譬如石苞家。
但去看这家族在他之前是靠什么兴旺,或者更加兴旺,他出生时什么成分,那十之八九就不会错。

再举个栗子,你看卢植。汉末最后几个名将之一,但卢植本身是硕儒。
他可是郑玄的同学啊!卢植是个古文派的大知识分子。
虽然打仗打的那么热闹,可卢植骨子里其实把校对《五经》才当大事儿。
学为儒宗,士之楷模,受到这种爱戴靠的不是卢植在政坛的成就,而是学问。
但是到了他儿子卢毓这代,乃至之后,他们卢家就是士族了。不再以做学问而显赫,纯靠当官。

有时候如果把出身的因素考虑进去,再去看当时人们的选择,往往会有很不一样的感觉。
你猜孔融是怎么知道刘备的?又是怎么就决定去找刘备求救兵的?
刘备是卢植的学生,卢植是古文派。而孔融本人是古文派铁杆急先锋……

初平二年左右,管亥攻北海。
孔融:“完蛋了,这回要死菜了。”
太史慈:“府君为何不向平原相刘玄德求救?”
孔融:“刘备?干嘛的?”
太史慈:“不太清楚,只听说讨黄巾立过功劳,还是卢植的学生。”
孔融:“神马?!?!子幹的学生?!那肯定是我们古文派的好人啊!就他了!快去!快去!”
太史慈:“……”

建安元年,袁谭攻北海。
孔融:“呵呵,袁家这帮今文派的杂碎终于要对我们古文派下手了。这说明他们恐惧!他们害怕!他们不敢面对我们古文派所发扬的真义!才会采取这种暴虐的手段,试图抹灭真理的火种!我们是不会屈服的!”
……
同时,邺城。
袁绍:“哈哈哈哈!田楷你傻逼了吧!看我困不死你!……什么?孔融?那个逗逼在北海?”
……
同时,许都。
荀攸:“小叔,听说袁谭把北海打下来了。”
荀彧:“派人去迎接孔文举吧,他毕竟还是咱们古文派的标杆。唉,当初离开袁本初果然是正确的。”
荀攸:“孔文举来了,恐怕会挑起古文派士子们和今文派的矛盾。”
荀彧:“注意疏导吧,现在团结最重要。嗯,主公虽然有些爱嘚瑟,但对学派的立场清楚,还是令人激赏。”
……
另一边。
曹操:“(嚼嚼嚼)我觉得文若会放弃本初来投靠我,(嚼嚼嚼)肯定是因为我太帅了。”
夏侯惇:“嗯嗯,是是是。先把饭咽下去再说话,不然长不高。”

在此之外还有一种出身叫寒门,就不多说了。因为不管世家还是士族,其实也都是大地主……
豪酋和这两种不同,他们具备更深厚的地缘,甚至拥有大量的武装。
这帮人里可能出现知识分子,也可能做官,但大多数人还是以保证乡党利益为主要追求。

就你的问题,临时写的回答,有些散乱,有些言不及义。
有看着不靠谱的地方随时批评。

兮嘉:

臨時寫的答案都這麼引人入勝,感動哭了Q_Q最後的幾個小段子太美妙了~

我自己簡單總結一下我看了你的私信的理解,你看看對不對~
士族就是世代做官的家族,但是這些人只是做官,不搞學術也沒什麼著作。我自己的理解是,這些人在地方或者中央做官,一般都做到比較大。
世家就是世代搞學術,有好多著作,靠這些學術和著作聲名遠播。這些人也可以做官但一般做的不是很大。
豪酋偏安一隅,連續幾代在地方上勢力比較大,表現在有很多土地是大地主以及可能有私人部曲。我的理解是就算做官一般也在本地做官?
軍人沒什麽家族和歷史的根基,純粹帶兵打仗,有武裝力量。

我自己寫完又有點疑惑。像荀家也是潁川大族,之前看過有一種看法說荀彧反對曹操稱公是爲了家族利益,他們家的根基是在潁川無疑,為何他們家不能算豪酋呢?因為世家如果不怎麼出仕的話基本都世代待在一個地方,肯定在當地會有一定影響力,肯定也會考慮自己的家族利益,那怎麼區分豪酋和世家呢?主要還是看有木有學術和著作嗎?像陸遜他們家是算豪酋嗎?

沃金:

大概就是你理解的这样,这些人的身份肯定会重叠,但因为出身不同,阶级不同,追求会有差异。
你后面那段问题,就是我刚才没想到说的不周全的部分。

这事儿是这样的,一般士族、世家、豪酋,都是地主,只是规模不同,有大有小。
这是因为东汉创立伊始的土地政策导致的。
基本上当初汉武帝他们搞的那一套到了东汉全都歇菜了,东汉政府衰亡的远因在东汉初就预埋下了。

譬如陆逊他们吴郡陆氏是当地的大族,这帮人对地缘的影响力有时候超过政府官员。
所以政府要拉拢这批人,获得他们的支持,有些政策才能实行。
因此经常会举荐这些人的子弟成为官员,而大族子弟也由此步入仕途,有些就成为了士族。
其中一些在官场并没有那么投入的家族,一来缺乏深厚的政治人脉,二来没有经学资本,就停留在豪酋。

中平五年的时候益州刺史郤俭被黄巾军干掉了,还没等政府军来,黄巾军就被益州本地豪酋贾龙打爆了。
这个贾龙就是益州当地的豪族,因为地缘的关系,就被举为从事。
但也仅此而已,他绝对不能算是士族子弟,只是一个有庞大私人武装的大地主而已。
后来贾龙迎接刘焉入蜀,刘焉顾忌这家伙在益州影响力太大,把他给宰了。

贾龙这种土地主,和人家吴郡陆氏根本没有可比性。
吴郡陆氏往上追溯,祖宗能找到齐宣王去,这家世流传就高大上多了。
像贾龙这种人,各地都有很多。大多都在本地政府里担任些直接与施政有关的职位。
他们之中大多数甚至都没有跟朝廷策名,技术上讲,甚至可以不算是汉臣。

陆逊不同,不只他爷爷陆康一口气做到了太守,他们陆家先辈当官的一大堆。
而且又是贵族后裔,几辈子都是财主,才不是靠劳动致富那么不洋气。
所以陆逊其实是士族子弟,投身官场,有政治人脉。

怎么区别他们这种人和豪酋呢?
是否世代为官,或者做学问,诚然是一点,另一点就是豪酋是农民属性的土豪大地主。
简而言之,其影响力是否仅仅限定于乡郡之间,是否有更多政治关系,以及出身,都是重点。

颍川荀氏立家靠的是经学,他们影响力的根本就是学问。
袁绍家四世三公,在江湖上混靠的才不是孟氏易那几本书,而是政治人脉。
都不是因为真的在颍川一地有多少田亩,多少部曲,能够影响当地民生,才发家的。
汝颖一代学风浓重,所以荀家这种知识分子家族很多,士族也很多,豪酋反而少。

你看曹操那边,谯郡武人里,很多都是豪酋出身,譬如许褚。
许褚年轻时能在家乡聚集数千户居民啊!你按照一户五口算,这就是几万人。
对于平民老百姓,许褚这种豪酋的影响力更加实在。

最神奇的家族成分经营得数陈群他爷爷陈寔,郡吏出身。
但是他抓住了机会进入太学,和当时的清流大佬交们有了交际,居然做了大将军掾属。
后来因为党锢被整治,一下子又有了莫大的名望,天下士人敬仰。
因为道德修养高,所以在乡郡有美名,甚至充当地方民事纠纷的法官。
最后死的时候居然有三万多人送葬,成功把家族从寒门变成了士族,儿子一口气干到大鸿胪。

不过看看给陈寔送葬的这三万多人,都是从各地跑来的士人,没多少农民。
这就因为士族的威望和影响力主要在同阶级内,农民会依靠他们,但不会以为他们是同类。
如果是许褚死了,你猜猜来送葬的都会是什么人?农民、武士、军人。

简单来说,豪酋代表农民,世家代表知识分子,士族代表官宦。
拿士人统称士族子弟和经学世家是完全没有问题,顶多说一句世代官宦或者经学传家。
这三个身份是可以重叠,满宠出身豪酋,但本人是知识分子,又当了大官,最后他们家变成了士族。
何晏是何进的孙子,出身豪酋,但何晏做学问搞出来了《论语集解》,如果他没死,就成经学世家了。

经学世家确实也很喜欢当官,因为他们的终极理想和人生追求要靠政治去实现。
但很多时候,士族和世家是不分开说的,因为混合的太深了,没法全都摘干净。
不过有时候这种出身可以作为评价一个人物的参考,因为成长环境对其人必然有影响。
就像那个讨论为什么谋士们不自己单干的问题,经学家的人生追求和当官上瘾的士族不一样。
虽然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同路人。

你提到的荀彧所考虑的颍川家族的利益,所谋求的就是颍川士人们能否获得更多政治资本。
这是他作为颍川荀家族长的责任,他们这些人大多时候都为自己活着,要考虑宗族乡党。
没办法,这是安身立命之本。学问再好,冀州人把持上进门路就不给你颍川人机会,什么抱负都是空谈。
而豪酋跟他们比,更关心乡党的生计跟自己的财富。比较接地气。

2014-08-08  | 79 4  |     |  #三国
评论(4)
热度(79)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