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人间八苦之死篇(丕奕划掉,昂丕)

上篇:宛城

 “死的为什么不是我?”

正是初春乍暖还寒时候,十岁的曹丕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坐在父亲书房门口的台阶上喃喃自语。宛城一役过去不久,曹丕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从噩梦中惊醒。起初梦里的每一个细节都真实而残忍,即便他再不情愿依然被这些好的坏的无情的有情的东西裹挟着回到宛城的那个夜晚。然而刻骨铭心的痛若是维持的时间太长,最后也会因麻木而转化成一种钝痛,不知是否是出于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那些曾经清晰的细节,末了只化为折返回来的兄长将他抱上马向他挥手的一瞬。

再后来连那个身影也变得模糊不堪,曹丕有些害怕,他通过不断询问自己相同的问题试图避免这种遗忘。如果大哥那时候不回来找他的话也许死的就是他而不是大哥了吧。

“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曹丕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母亲卞氏因着丁夫人的出走而忙得焦头烂额,而父亲曹操自从宛城一役后就或有意或无意地让自己沉浸于繁忙的公务之中,以至于曹丕根本很少有机会见到他。今天当他终于下定决心来到父亲的书房想要问清楚心中的疑惑时,却被家仆告知,父亲正在接见一位不知道叫郭嘉还是郭呱的军师,抽不出时间见他。曹丕的小脸垮了下来,索性坐在书房门口等,这一等又不知不觉陷入了回忆之中。

“死的为什么要是你?”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曹丕的沉思。这个问题和他心中所想是多么像,又多么不像,以至于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如果说人各有命,死生都非凡力所能掌控,哪里又有什么为什么。死者长已矣,若是活着的人还这样自暴自弃的话,岂不是辜负了死者最后的一番希望。当然彼时的曹丕是无法完全明白这番道理的,只是突如其来的发问倒是或多或少引起了他的一点思考。

再一回神声音的主人已然行至面前,正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他。曹丕方才大概是完全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了,竟没有注意说那话的竟是一个才五六岁的小童,此刻看得真切便忽然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一下子就警觉地站了起来,语气有些凌厉地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司空府?”

被曹丕这样不留情面地盘问,那小童一下就慌了神,有些不安地摆弄着自己的袖口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叫郭奕,是跟……是跟阿父来的。”

“郭奕……”曹丕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立刻想到了家仆今早和他说的事情,这小东西大概就是那个叫郭嘉还是郭呱的军师的儿子吧,这人倒真是随便,来司空府和父亲议事,竟然把自己的儿子也带来了。曹丕摇了摇头,量这小东西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就重新坐了下来,继续想自己的心事。

郭奕见曹丕放松了警惕,便也很自来熟地坐到了曹丕的身边,见曹丕并没什么心情和他说话,郭奕便扯了扯他的袖子道:“阿兄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对于这个问题,曹丕并不是不想回答,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话要如何去回答呢,于是索性别过头不理郭奕。人说小孩子其实是最通人性的,郭奕大概也看出曹丕对此兴趣缺缺,索性换了个问题道:“死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问题无疑戳到了曹丕的痛处。死是什么意思?死就是你再也看不到他,再也不能被他抱,犯了错也再也不会有人为你求情了。死就是他哪里都不在了,再不能和你说话,再不能陪你吃饭,他就这样永远永远彻彻底底地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了。

虽然对于这个问题,曹丕可以给出一万种答案,但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都化为咬紧牙关愤愤地吐出的三个字“不知道”。郭奕却是不依不挠:“怎会不知?阿兄方才才说过的呀。”

面对眼前这个小东西无休无止的问题,曹丕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了,便铁青着脸站了起来,却发现郭奕的小手正抓着他的衣摆。曹丕用力地甩开了抓着他衣摆的那只手,扔下了一句“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便夺路而逃,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然而曹丕并没有走远,仿佛着了魔一般,脚下似乎就有了千斤重,他便再也迈不开一步。明明是自己心情不好却迁怒于别人这种事总是不对的吧。

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十岁的曹丕这样想着,并重重点了点头仿佛在为自己打气一般。大哥不在了,以后就要由自己来照顾植儿、彰儿了吧,怎么还能像小时候一般意气用事呢?这样想着,他又不知不觉走回了书房门口。

小小的郭奕显然还没有从方才突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眼里还噙着泪,这会儿看到曹丕去而复返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变故,下意识便后退了一步。

曹丕忽然有些不舍,记忆飘飘渺渺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彼时他因为贪玩而被父亲罚抄《诗经》,在自家书房一边哭一边抄书的时候,那个人悄悄溜进了书房,半蹲着用拇指温柔地拭去他眼角的泪,笑眯眯地说道:“丕儿不要哭,男孩子是不能哭的哦!”

似乎是一把刀刺进来,血尚要一会儿才会流出来,疼痛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迫上人的知觉。也就是在这一瞬,那种汹涌的情绪仿佛一下化作了实体,扼住了他的喉,令他几乎无法呼吸。曹丕几乎是蹒跚着走到了郭奕的面前半蹲了下来,学着那人的样子拂去他眼角的泪道:“奕儿不要哭,男孩子是不能哭的哦!”

“可是……可是阿兄怎么也哭了?”郭奕有些不解,望着泪水不断决堤地曹丕怯生生地问道。

真是的,明明答应了自己不哭的呀!自从得知大哥的死讯以后他便没有哭过,一滴眼泪都没有掉,怎么到了今天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呢。大哥在的话会笑话自己的吧。可是,真的真的很难过呢。那毕竟是陪着自己走过整个童年的大哥啊,说不哭难道就可以不哭吗。

于是,十岁的曹丕抱着五岁的郭奕痛哭流涕,而郭奕大概也被曹丕的情绪所感染,在片刻后嚎啕大哭起来。

永远不要低估小孩子们哭泣释放的能量。屋外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在书房里议事的两个大人,结果一出门就看到这样一副奇怪的场景,只好一人抱走一个带到一边好生安慰……

死真是一件讨厌的事啊,五岁的郭奕环抱着阿父的脖颈,一边抽泣一边想道。

FIN

后记:

史盲,关于时间和称呼上的问题,请无视。

神马?你问我下篇?你一定是看错了,没有下篇,就这样。其实也不一定,也许有下篇?先剧透一下下篇的标题是乌丸。

神马?你问我人间八苦?你一定是看错了,别的七篇肯定不会有了,就这样。

顺便,这是草稿,文笔渣,也许以后会润色?

评论(13)
热度(9)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