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错过

最近有些疯魔,其实似乎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总的来说我并不怎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情绪满溢的时候总是伴随着莫名的空虚感以及长久的疲惫感。然而这种情绪自由增长,而我无力控制。

平心而论,现在并不是适合我伤春悲秋的当口,然而精力似乎很难集中,反反复复地想到这些有的没的,正事就无论如何也做不下来。想着总应该写些什么,就当是给情绪一个流淌的出口吧。

思量再三,我决定写一写错过。有那么两次错过,现下回想起来总觉唏嘘,虽然我总觉得在将来的将来我势必是要回到这两个地方重走一趟,然而正所谓人两次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以后的事终究是以后的事,当时的我却不再是当时的我了。

两三年前的年底,父亲回到家忽然说第二日要去郑州出差,当时脑子一热硬说要同行。这算是印象中唯一一次真正的说走就走的旅行了,郑州自然不是我的目的,正主是许昌,单纯想去走一走他们当年走过的路,看一看他们看过的天空。许昌转了一圈其实是有点失望的,不过目的达到也算是完满了,接着就按计划去了洛阳。因为对整个河南行并不太满意更改了行程打算提前回家,留给洛阳的时间就不多了,原本打算一天逛完龙门石窟和白马寺,结果连白马寺也来不及逛完,乘着公交过去拍了两张只能心急火燎地往火车站赶,还被骗去了十块钱,又乘了大概十个小时的火车回到了家里。

后来想起此事不免唏嘘,只是我去洛阳之时并未喜欢上那人,所以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在郊区的首阳山里长眠着这样一个有些文艺、有些傲娇、爱吃葡萄、爱用甘蔗打架的诗人……每每想到不免遗憾,只差一点点,不过毕竟还是擦肩而过,若当时我便知道,我便喜欢了,我一定会给洛阳多留一日,去下白马寺,当然还要去下他的山头,这里有他走过的路,有他写过的诗,有他的悲欢离合,有他的喜怒哀乐。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

第二次错过其实很难说是错过,那是因为并不真实存在的人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的吧。然而就像福尔摩斯,谁说不是真实存在的呢?每一年数以万计的信被寄到贝克街221B,然而你告诉我他是不存在的吗?不,在我心中我宁愿相信,福尔摩斯是真实存在,而柯南道尔才是一个幌子。

两年前第一次去杭州的时候按着攻略自然要去西湖转转,顺道把西湖周围能逛的景点都逛了一圈,其中也包括西泠印社。然而那里门可罗雀,似乎是卖什么印章的地方,怕被店家赶出来干脆只是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就离开了。在杭州待的时间不长,实习完两个月就回去了。后来回了济南鬼使神差地看了那本小说,惊觉吴老板的店铺竟然就开在西泠印社那边,当时并不觉得遗憾,只道是来日方长,我总是以为我将来是要生活在杭州的,所以早晚有机会一见。

12月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提前去了趟杭州,好巧不巧地在杭州看完了结局,冥冥之中似乎有些无法解释的缘分在里面,因此也特别感慨。第二日计划了重走一趟西泠印社,虽然天公不作美,又是狂风又是暴雨,还是拎着把伞出门了,期间伞被吹歪了,鞋底漏水了种种略过不提,到了西泠印社外面的时候天却意外地放晴了。进去瞧了一眼吴老板果然不在,是去沙漠了?还是去西藏了?我不知道……

然而忽然想起了那个人……那年早些的时候我是去了趟北京的。在傍晚时分一个人沿着并不太长的南锣鼓巷走了好几遍。那日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一个人在异乡的傍晚踽踽独行,感觉两边的房子都像是某种远古的妖怪,似乎随时会将我吞噬。然而那时我未看过那故事,自然也不知道,在这满街文艺到溢出的小资咖啡店里,或许有一间里坐着这样一个也许是穿着粉红衬衫的年轻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玩着俄罗斯方块。或者我来得够巧,我会在那个装饰花哨的咖啡店里,看见憔悴的吴老板点起一根烟,而那粉红衬衫把自己专属的咖啡杯推过去给他做烟灰缸。然而那时走在南锣鼓巷的我对这一切并不知晓,其他也就无从谈起。

在生命中的某个瞬间,其实我是有这样一个机会,去怀念这样一个人的。然而彼时连这人的姓名都不甚清楚,从最开始就错过了怀念的机会。当然也可以寄希望于未来,然而现在计划的这般好,未来能否实现又完全是另一件事了。曾经以为我会在杭州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却未曾想13年12月的一别竟是永诀。曾经也想到了2015年,即便是在工作也定要请个假去一趟长白山,只为铺排一抹新的怀念。然而命运之轮把我扔在了这里,我甚至连请假回家都成为一件奢侈的事,15年的长白山我终究是要对自己失约了。

(不小心吃了阿J的脑残片,见谅)

(以上)

2015-07-07  | 4  |     |  #解雨臣 #曹丕
评论(4)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