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最近是七神的迷妹,七神请保佑我写代码没bug!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CS相关走简书。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福尔摩斯之死与小花的头

大概是上周的工作强度太大,在死线前完工后,整个人颓了下来。国庆的时候两天疯狂暴走了34公里以后,歇了一天,再难回到那种工作的状态里了。每天在等待中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仿佛回到了半年前的状态。

心情糟透的时候越是容易被一些琐碎的事情影响。8.17快到了,我其实不爱追连载,因为是盗笔,实在没有办法抗拒。上整个一周实在是过的太艰难了,每天的乐趣只是看三叔的连载和花邪吧里的那篇《继承者们》,当然三叔时常跳票,我并不总是指望能有连载看,好在那位《继承者们》的作者每每更新得很及时,算是苦行僧似的的生活里最后的慰疗。

这周周一是国定假,暴走后休息了一天。后两日纠结于firefox的同步问题和新实验室的远程同步问题,整整搞了两天,C君一如既往对我的事爱答不理,不过我也早就习惯了。现在想想也不知是他不像以前那般厉害了,还是我变得比以前厉害了。不过这些到了现在也都是细枝末节的事了。

不知是不是817临近,三叔的更新倒是越发频繁起来,一天甚至两更,这周除了学日语整电脑就是看连载了。有时平静,有时烦躁,有时惶恐,有时悲伤,无关故事本身,因为自己的故事才是更真实更绵长的存在呢。

直到看了今天的连载,胖子的尸体、小花的头,吴邪为了执念未在这些故友旁边停留更久而是义无反顾进了青铜门。我是不大喜欢沙海的,我更讨厌沙海的宣传语: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其实看盗笔最初不能免俗地当然是喜欢上了小哥,后来觉得小哥实在是太疏离,和这个世界,和任何一个人包括吴邪,其实要计算小哥出场也不算多,毕竟总是失踪。小花其实喜欢地也很早,远早于第七本,在看盗笔的百科的时候就似乎有些好感了,到了第七本他出场,那种喜欢又是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看了藏海花、沙海,对吴邪他们是有些心疼的,可能这样说有些矫情,不过中间间或回头再看盗笔的时候才真实地感觉道最初的那个天真才是真的难能可贵的,这一次真真正正喜欢上了盗墓笔记的主角。

沙海看得有些仓促,记忆也不清晰了。回到这次三叔的最新连载。即便知道是幻境,即便十年过去吴邪已经成熟了很多,面对好兄弟的惨死而无动于衷,这不是我认识的吴邪。不知道是我对人物的理解有些OOC,还是原作者在十年后重拾旧作不可避免地也开始OOC了。

心情有些混乱,想法也连带着混乱。其实前一章吴邪就自己的名字开起了脑洞,就提到也许老九门身体的变化是遗传的,然后他想到了小花、秀秀是不是也中招了,这章甚至直接在幻境里描写胖子、小花的死……其实是不是幻境也无法确定,不过给我的感觉总是三叔在试探读者的底线。

小花的死我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但是我更无法原谅的是:

“我没有说话,早十年,我也许会因此崩溃,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已经认可了人生的无常。”

然后他从胖子的尸体上捡起了手电筒走进了青铜门的缝隙中。就算这是幻境,就算我怎么说服自己,我还是无法想象三叔该怎么去圆这个故事。我是无法认可这是吴邪的,甚至比小哥更不可理喻。或者说如果是小哥的话,我还勉强能去理解。有能力也有分寸,不会像无邪那样抱着希望每个人都好的理想主义,能救的一定会救,不能救的也能坦然放弃。不因迁怒而拒绝,不因私心而逾越,不为恶而沉沦,不为善而软弱。要做到这样,也是很难的呢。曾经希望每个人都好的吴邪最后究竟去了哪里?

感觉为了迎合某些腐女的口味,盗笔完全是为了在写瓶邪而瓶邪,对得起广大纯粹的读者吗?难道真的是兄弟如衣服,小哥如手足?随便发个糖就把一群腐女搞得晕晕乎乎,什么钥匙牵手梗,与子同袍梗……哎,我只想说,盗墓笔记不是只有小哥和吴邪两个人啊。若是如此干脆直接写耽美好了?!

最后,我想象了一下,如果小花真的死了。不知何故,我就是觉得小花是不会死的。然而我还是想起了一百多年前,在那个迷雾缭绕的城市,一位伟大的作家杀死了他笔下的英雄引起了,超过两万读者取消订阅了连载这一故事的杂志,成千上万的市民扛着棺材上街游|行|抗|议。然而我身在异国他乡,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不过会有人替我做的,一定。

满脑子充斥着的都是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小花的头,心情原本不佳,工作就更难顾及。

又是辛苦的一周。

以上

评论
热度(4)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