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关于魏讽谋反案的资料整理

人间八苦病篇大致有一个围绕魏讽案的构思,不过要提笔才发觉相关史料实在欠缺太多,于是搜了搜关于魏讽的记载,大致整理了一下,出处主要来自卢弼的《三国志集解》,所以有些材料前后有重复,懒得删了,大家随意看看,有想法也可与我讨论,容我消化一下再考虑病篇怎么写,毕竟牵扯到计谋什么的,还是很苦手的。


魏讽案前后大事年表

217年,曹丕被定为魏王世子。曹丕撰《典论》。

218年正月,全祎、耿纪、韦晃等人叛乱被镇压。四月,曹彰击平代郡乌桓。

魏讽谋反案发生于建安二十四年九月,即公元219年。同年正月,夏侯渊死。五月,曹操放弃汉中。六月,刘备攻取上庸;七月,汉中称王。刘璋死。七月到十二月,樊城之战。同年,吕蒙偷袭荆州后病死。同年,陈群等人劝曹操称帝。

220年曹丕登基。


关于魏讽案的零星记载

《 晋书·郑袤传》

“相国掾魏讽有盛名,同郡任览与枫友善。郑袤谓览曰:‘讽奸雄,必以祸终,子宜绝之。’后讽果败。”


《武帝纪》

九月,相国钟繇坐西曹掾魏讽反免。【◎胡三省曰:此魏相国府之西曹掾也。】【◎《世语》曰:讽字子京,沛人,有惑众才,倾动邺都,钟繇由是辟焉。大军未反,【征汉中之军尚未反邺。】讽潜结徒党,又与长乐卫尉陈祎谋袭邺。【◎赵一清曰:○《汉书·百官公卿表》:长乐、建章、甘泉卫尉皆掌其宫。○《续百官志》:其中长信、长乐宫者,置少府一人,及余吏皆以宫名为号。长乐又有卫尉,仆为太仆,皆二千石,在少府上。◎萧常《续后汉书》曰:讽潜结义勇之士,与长乐卫尉陈祎、列侯张泉等谋袭邺诛操。】未及期,祎惧,告之太子,诛讽,坐死者数十人。【◎袁宏《纪》:丞相掾魏讽谋诛曹操,发觉,伏诛。讽有威名,潜结义士,坐死者数十人。◎《通鉴》作“连坐死者数千人”,各本皆同,未知孰是。◎本志《刘廙传》:廙弟伟为讽所引,当相坐诛。太祖令曰:“叔向不坐弟虎。”特原不问。◎《王粲传》:粲二子为魏讽所引,诛。后绝。◎互见《钟会传》注引《博物记》。◎《蜀志·尹默传》:宋仲子子与魏讽谋反,伏诛。◎萧常《续后汉书》云:宋忠字仲子,南阳人。其子与魏讽谋诛曹操,不克,父子俱遇害。◎又本志《刘表传》注引《傅子》云:魏讽以才智闻,傅巽谓之必反。◎《刘晔传》注引《傅子》云:魏讽有重名,自卿相以下皆倾心交之。晔一见讽,谓为必反。◎《张绣传》:绣子泉,坐与魏讽谋反,诛。◎《毌丘俭传》注引《魏书》云:魏讽反,文钦坐与讽辞语相连,下狱。】◎王昶《家诫》曰【即《昶传》戒子侄书。《郭嘉传》注及《御览·六百九十四》均引作“王昶《家诫》”。隋、唐志不著录。】“济阴魏讽”,而此云沛人,未详。【◎《晋书·郑袤传》:济阴魏讽为相国掾,名重当世,袤同郡任览与结交。袤以讽奸雄,终必为祸,劝览远之。及讽败,论者称焉。◎弼按:据各传所载,讽之忠烈、才智可知,不能以其事之无成,遂加贬词也。】】


*当时大军未回,丕子镇守邺城,这群二五仔要谋诛曹操,曹操都不在,诛个P啊→_→


关于宋忠——从刘表那儿投降来的

【◎《本志·陶谦传》注引谢承《书》云“赵昱就处士东莞綦毋君受《公羊传》”,未知即闿否?◎李贤曰:闿,音开。◎惠栋曰:○《经典序录》云:宋衷字仲子,南阳章陵人,后汉荆州五等从事。○“衷”与“忠”通。◎姚振宗曰:○萧常《续后汉书》云:宋忠子与魏讽谋诛曹操,不克,父子俱遇害。○《蜀志·先主传》注引《汉魏春秋》云:刘琮乞降,命宋衷诣备宣旨,备大骇,引刀向忠曰:“今断卿头,不足以解忿!”遣忠去。○又《尹默传》注云:宋仲子后在魏。《魏略》曰:“其子与魏讽谋反伏诛。”○梓潼李仁、尹默并从宋忠受古学,王肃从宋忠读《太玄》。忠之事迹,略可考见者如此。◎汪师韩曰:《选》注所引群书,有宋衷《易纬注》、《乐纬注》、《春秋纬注》、《孝经纬注》。】

 

《刘表传》

及在魏朝,魏讽以才智闻,(傅)巽谓之必反,卒如其言。


*傅巽也是个牛逼的人,看人很准,曾袒护苏则,这边有个曹植哭献帝的事情,而苏则本人曾骂过董昭 “苏则之膝,非佞人之枕也。” 


《张绣传》

子泉嗣,坐与魏讽谋反诛,国除。


关于张绣和他儿子

张绣初随张济征伐,张济死后与刘表联合,所以也有荆州背景。另外张绣和曹家那仇可大了。


《徐奕传》

太祖征汉中,魏讽等谋反,【见《武纪》建安二十四年。】中尉杨俊左迁。【◎《杨俊传》:魏讽反于邺,俊自劾诣行在所,左迁平原太守。】太祖叹曰:“讽所以敢生乱心,以吾爪牙之臣无遏奸防谋者故也。安得如诸葛丰者,使代俊乎!”【诸葛丰,事见《诸葛诞传》。】


*话说徐奕和崔琰一起都被丁仪陷害来着,但两人都不向恶势力低头,结果崔琰被杀,徐奕被贬。徐奕在魏国先是做尚书,后还升任了尚书令来着。以及曹总的这番感叹是怪我们子桓办事不利么→_→


《钟繇传》

数年,坐西曹掾魏讽谋反,策罢就第。【◎魏讽,事详见《武纪》建安二十四年及注引《世语》。◎又按:《绛帖》载繇《贺捷表》亦在是年,表云:“臣繇言:戎路兼行,履险冒寒。臣以无任,不获扈从,企仰悬情,无有宁舍。即日长史逮充宣大令,命知征南将军运田单之奇,厉愤怒之众,与徐晃同势,并力扑讨。表里俱进,应期克捷,馘灭凶逆。贼帅关羽,已被矢刃。傅方反覆,胡修背恩,天道祸淫,不终厥命。奉闻嘉憙,喜不自胜。望路载笑,踊跃逸豫。臣不胜欣庆,谨拜表因便宜上闻。臣繇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建安二十四年闰月九日,南蕃东武亭侯臣繇上。”


*其实我感觉钟繇被连坐也就是走个过场,也没什么实质惩罚,反正曹丕和钟繇两个人的关系是极好的。


《董昭传》

昭上疏陈末流之弊曰:……近魏讽则伏诛建安之末,曹伟则斩戮黄初之始。……


《刘晔传》

【◎《傅子》曰:初,太祖时,魏讽有重名,自卿相以下皆倾心交之。其后孟达去刘备归文帝,论者多称有乐毅之量。晔一见讽、达而皆云必反,卒如其言。】


《王粲传》

粲二子,为魏讽所引,诛。后绝。【◎《钟会传》注引《博物记》曰:初,王粲与族兄凯俱避地荆州,刘表欲以女妻粲,而嫌其形陋而用率,乃以妻凯,凯生业。蔡邕有书近万卷,末年载数车与粲,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与焉,既被诛,邕所与书悉入业。◎《魏氏春秋》云:文帝既诛粲二子,以业嗣粲。】【◎《文章志》曰:太祖时征汉中,闻粲子死,叹曰:“孤若在,不使仲宣无后。”【◎《武纪》:建安二十四年九月,魏讽反。十月,军还洛阳。】】


*话说这群造反的人里,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王粲儿子了。因为王粲和曹氏父子都很交好啊。首先是曹总的感叹,不过对比下文的刘廙就觉得奇怪了,怎么来得及阻止刘廙被杀,来不及阻止王粲俩儿子被杀呢囧。再说王粲和曹丕曹植都交好。曹植著有一诗《又赠丁仪王粲》。而曹丕在王粲葬礼上又有那个著名的学驴叫的故事。所以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王粲的儿子这俩富二代要参加那群乌合之众造反。


《刘廙传》

魏讽反,廙弟伟为讽所引,当相坐诛。太祖令曰:“叔向不坐弟虎,古之制也。”【◎《左传·襄公二十一年》:范宣子杀羊舌虎,囚叔向。祁奚乘(驿)[]而见宣子,以言诸公而免之。】特原不问,【◎《廙别传》曰:初,廙弟伟与讽善,廙戒之曰;“夫交友之美,在于得贤,不可不详。而世之交者,不审择人,务合党众,违先圣人交友之义,此非厚己辅仁之谓也。吾观魏讽不修德行,而专以鸠合为务,华而不实,此直搅世沽名者也。卿其慎之,勿复与通。”伟不从,故及于难。】徙署丞相仓曹属。廙上疏谢曰:“臣罪应倾宗,祸应覆族。遭乾坤之灵,值时来之运,扬汤止沸,使不燋烂;起烟于寒灰之上,生华于已枯之木。物不答施于天地,子不谢生于父母,可以死效,难用笔陈。


《陈群传》

初,太祖时,刘廙坐弟与魏讽谋反,当诛。群言之太祖,太祖曰:“廙,名臣也,吾亦欲赦之。”乃复位。【◎康发祥曰:○《郭嘉传》:陈群非嘉不治行检,数廷诉嘉。○刘廙之坐为之申理,非党同伐异者。】廙深德群,群曰:“夫议刑为国,非为私也;且自明主之意,吾何知焉?”其弘博不伐,皆此类也。


*陈群这厮依然是这么会做人_(:з」∠)_


《杨俊传》

太祖征汉中,魏讽反于邺。【事在建安二十四年九月。】俊自劾诣行在所。俊以身方罪免,笺辞太子。太子不悦,曰:“杨中尉便去,何太高远邪!”遂被书左迁平原太守。


*又一个子桓的黑点。这个回复完全是傲娇了嘛_(:з」∠)_不过最后逼得人杨俊自杀也是有点任性过头了。话说回来觉得丕丕好累,一会儿恨这个一会儿恨那个的,话说陈寿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怎么知道的?


《王昶传》

近济阴魏讽、【魏讽,事见武纪建安二十四年。】山阳曹伟皆以倾邪败没,荧惑当世,挟持奸慝,驱动后生。虽刑于鈇钺,大为炯戒,然所污染,固以众矣。【宋本“己”作“以”。】可不慎与!【◎《世语》曰:黄初中,孙权通章表。伟以白衣登江上,与权交书求赂,欲以交结京师,故诛之。】


*曹伟被诛之由在通敌叛国,董昭、 王昶不约而同将这二人并列,是否在暗示魏讽谋反的真相?话说这个王昶还骂过我们家奕儿,伐开心→_→下面一段虽然也有提到魏讽,不过关系不大,纯粹喜欢小裴裴和集解众人的吐槽。


【◎臣松之以为:文舒复拟则文渊,【马援字文渊。】显言人之失。魏讽、曹伟,事陷恶逆,著以为诫,差无可尤。至若郭伯益、刘公幹,虽其人皆往,善恶有定;然既友之于昔,不宜复毁之于今,而乃形于翰墨,永传后叶,于旧交则违久要之义,于子孙则扬人前世之恶。于夫鄙怀,【◎官本《考证》云:宋本作“于鄙夫怀”。】深所不取。善乎东方之诫子也,以首阳为拙,柳下为工,【◎李慈铭曰:《汉书·东方朔传》作“柱下为工”,当从此注作“柳下”为是。盖以夷、惠为言也。“柱”乃“柳”之误。注以为老子,非也。◎弼按:○《东方朔传》赞云:非夷、齐而是柳下惠,戒其子以上容。○自以作“柳下”为是。】寄旨古人,无伤当时。方之马、王,不亦远哉!【◎姜宸英曰:士有所跅弛而大节可观,有拘谨而名谊无取。即如郭奕、刘桢,何遽不如徐幹、任嘏,而概劣之,岂为公论?玩此一篇,直是父教子谄耳。◎又云:毌丘、诸葛举兵以清君侧,而昶效驰驱,终成晋篡。其后王沈泄高贵乡公之谋,未必不由其家学也。◎姚范曰:魏、晋之世,以此为全身远害之术,可矣。若究其指归,正乡愿之见耳。吕成公、王伯厚皆称之,余未以为允也。一篇识论,不过以世有冠冕,不欲为山林之枯稾,又鉴于何、邓之徒,朋党浮华,驯至大戮,故以谦实为保身持家之术。其所云孝敬仁义,非思诣极圣训,而冲虚玄默,亦略取道家之似,但搀和用之,为入世之方耳。故身处魏、晋篡弑之际,而漠然无动于中,其平生立训如此。典午之后,风节不立,廉耻日消,此等言语为之嗃矢。◎弼按:○魏文《与吴质书》云:古今文人,不护细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谈寡欲。○则文舒以此训子侄,似亦未可厚非。至趋附司马,终成晋篡,事实具在,又当别论矣。】


《毌丘俭传》

《魏书》曰:(文)钦字仲若,谯郡人。父稷,建安中为骑将,有勇力。钦少以名将子,材武见称。魏讽反,钦坐与讽辞语相连,及下狱,掠笞数百,当死,太祖以稷故赦之。太和中,为五营校督,【即北军中候所监之五营也。】出为牙门将。


*文钦是谯郡人,他爹是曹总旧部,算是嫡系班子,为毛和荆州派扯上了关系?


《钟会传》

蔡邕有书近万卷,末年载数车与粲,【◎《粲传》:蔡邕曰:“吾家书籍文章,尽当与之。”】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与焉,【◎《粲传》:粲二子,为魏讽所引诛,后绝。】既被诛,邕所与书悉入业。


《尹默传》

。【◎宋仲子后在魏。◎《魏略》曰:其子与魏讽谋反,伏诛。魏太子答王朗书曰:“昔石厚与州吁游,父碏知其与乱;【◎《左传·隐公三年》:卫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卫庄公弗禁,石碏谏,弗听。碏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四年春,卫州吁弑桓公而立。九月,卫人使杀州吁于濮。石碏使杀石厚于陈。君子曰:石碏,纯臣也。恶州吁而厚与焉。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韩子昵田苏,穆子知其好仁:【◎《左传·襄公七年》:晋韩献子告老,穆子有废疾,将立之。辞曰:“无忌不才,让其可乎?请立起也。与田苏游,而曰好仁。立之,不亦可乎?”◎杜注:穆子名无忌,韩厥长子也。起,无忌弟宣子也。田苏,晋贤人也。苏言起好仁。】故君子游必有方,居必就士,诚有以也。嗟乎!宋忠无石子先识之明,老罹此祸。今虽欲愿行灭亲之诛,立纯臣之节,尚可得邪!”】

2015-09-03  | 18  |     |  #三国
评论
热度(18)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