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最近是七神的迷妹,七神请保佑我写代码没bug!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CS相关走简书。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自作多情和半途而废——人间八苦小记

翻了下关于最近要写的东西的备忘录似乎已经积了一堆,这篇原本想着会太监的,没想到最后先写的竟然还是这一篇。可以算作是病篇的剧透?

病篇赶工ing,死篇请戳 人间八苦之死篇(曹丕&郭奕) 

一、自作多情

 病篇写得有些纠结,第一节就改了四五遍是我写的故事里比较少有的情形。其实想了想又觉得把这样的故事设置放在病篇多少有些不妥,毕竟郭奕在第一节就扑街了(咦,这样剧透真的大丈夫?)。诚如我某一篇文中引用的钱钟书先生的那句话“目光放远,万事皆悲”。我是一个不大喜欢或者说不看悲剧的人,但对于历史向的小说容忍度总能稍高,毕竟那些人都死了,每个人的结局都已经注定。历史像一个巨大的舞台,他们扮演着该扮演的角色按时出场按时下场,无法提前离场也无法赖着不走,基于这一点或者说正是因为知道了每个人的结局,纠结犹豫总是有的,然而要接受也并不是特别困难。 

然而自己亲手去写这个故事,感觉又大抵不同了。在写郭奕濒死躺在床上想着各种有的没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电影版的死亡笔记,L在生命的最后清清淡淡地对渡说了一句:忽然之间,我还想在这个世上再多活几天。这一段是电影里原创而动漫版本中没有的,然而这个改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实在我印象中L是一个为了破案、胜利、正义有些偏执以至于可以“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即使是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作为赌注。这样的人总觉得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可是再细细一想,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不惜命呢?不过是每个人所更加看重的东西不同罢了。所以到了生命的尽头,他会说那样的话,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后悔。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相信他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想了想这一段其实和我想表现的郭奕的选择有很多异曲同工的地方,同时也是为了向死亡笔记电影版致敬故而引用了L说的那句话。郭奕躺在床上,那个角度正好能看到窗外的一隅,外面阳光正好,万物都生机勃勃,生命如此美好,但是对于他来说今天过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后悔吗?遗憾吗?不甘吗?写到这里感觉肝都疼了,内伤严重以至于一两个礼拜没法续写这篇。

这期间我尝试理性地来考虑郭奕的选择,觉得我在那儿肝疼、内伤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一种自作多情。盗笔8最后的时候提到吴邪帮潘子结清了房租,房东问起潘子去向的时候,吴邪回答说他回老家娶媳妇去了。原文是这么写的 

这是我认为的潘子最好的结局了,他本来有机会脱离这个圈子的,但是他选择了一条老路,虽然我不知道,他更喜欢哪种结局。以潘子来说,他说不定更喜欢现在的结局,但是,对于外人来说,他选择的还是错误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L、郭奕、潘子三个人的情况有些相似,他们的选择在旁人来看或许并不那么明智,所以让人惋惜,然而他们本人大概是并不后悔的,所以义无反顾。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自己的自作多情,套用小花的话:“他们是自愿的,这让我好受了点儿。”但是作为一个喜欢着他们的正常的旁观者,其实我是很难理解这种执念的。 

二、半途而废

死篇里曹丕问起郭奕是否会怪曹操,郭奕回答了一番漂亮话。然而他内心真实的想法真是如此吗?我觉得至少当时15岁的郭奕是无法理解也无法认同的。然而不认同又能如何?父亲已经为此而死,对面提问的是如自己兄长一般的人,如果不认同的话不就相当于是在暗示自己父亲死得不值,又是让兄长难堪。15岁的郭奕虽然有些任性,但毕竟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头脑,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回答了这样一番漂亮的话。 

最后有一句描写郭奕“眼中闪出微微的神采又渐渐黯淡下去”,是因为乱世这么长,一个人的一生这么短,郭奕大抵能意识到自己即便愿意一展拳脚也未必能看到自己认定的主公成就霸业,君临天下,那么做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呢?这是一个结果重要还是过程重要的问题。郭嘉给出的答案是过程同样重要,而彼时的郭奕大概并不能全盘接受父亲的这种观点。顺便一提后面那句看起来有些突兀的景物描写“迎面吹来的北风把边上的矮树吹得东倒西歪”其实是在暗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 

然而人生有趣的地方在于人生很多的选择并不由自己决定,所以有些人在长大后成为了自己不想成为的人,做出了自己以为永远不会做出的选择。郭嘉常年随军,郭奕大抵是没什么机会和郭嘉一起生活的,有时也会想他会怪郭嘉吗?私以为多多少少是有些遗憾在里面的,但是郭奕大概并不会表现出来,或者默默会在心里想着一定不会重蹈覆辙让自己的儿子经历这些。然而病篇这个故事最讽刺的地方在于,郭奕最后还是为了自己的计谋抛下了一双雏儿,我想他心里大抵是十分内疚的,所以在濒死的时候会有和郭嘉的幻象的那一番谈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郭奕啊郭奕!→_→ 

关于过程和结果,最后想说说我自己的看法。我其实是很难认同郭氏父子的选择的。虽然故事是这么写的,事实上我只是觉得这样来写逻辑上能走得更顺一点。我很难认同是因为我是唯结果论者,对于我来讲一件事要么是0,要么是1,不存在任何中间状态。半途而废在我这里的定义就是失败。不过从事件结果来说,不管是郭嘉还是郭奕,他们的豪赌赢得都十分漂亮,只是私以为如果他们能选择活下去,属于他们的历史或许会更精彩。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什么不留着小命再大干一场…… 一时的输赢又有什么关系?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啊!然而活下去本身并不是一件能选择的事,所有的假设也就无法成立。 

想来以我自己的想法去揣度古人还是我狭隘了。我自倾慕郭氏父子士为知己者死的君子之风,不过我是小女子不是君子,我始终是做不到这一步的,所以在一千八百年后的今天,我依然为他们的选择而自作多情地遗憾着。

 三、拾遗

写完这篇文章发觉逻辑上并不是很顺遂,不知道能不能有人get到我的点。不过都无所谓了。顺便汇报一下病篇的进展,如果还有人感兴趣的话。

第一节郭奕扑街写完了,第二节打算进入正文写钟繇和魏讽的谈话来着,不过因为场景图省事直接放在郭奕的葬礼了,所以顺便写到阿丕过来的事情,忍不住就开始写阿丕在葬礼上的所思所想,然后就忍不住写到两人最后一次见面,然后这一节超出预期还没写到钟繇,我也是给自己跪了。后来觉得这一段有点小腐,且对情节发展没什么大作用,于是抽出来打算先写个番外叫《弥留》,一取重病濒死之意,一取停留之意,作为病篇番外还算是应景啦。不过写到一半又卡壳了。因为忍不住在想对于曹丕来讲他只是处在一种对郭奕病情的担忧状态,而对于郭奕来说这是他计谋中的一环,他内心其实是清楚这可能是他和曹丕所见的最后一面,然而他又不能说。在这样心境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晒着太阳喝着蜜浆会说些什么呢?臣妾不知道啊……

总之这一篇总觉得要写出来难度很大的说_(:з」∠)_

评论(2)
热度(2)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