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丕子几个属官的爱恨情仇

首先感谢大家帮忙填问卷啦,一天的时间已经一百八十多份啦,没填过的大家还请多多支持啦 戳我

话说今天打算要扯的阿丕几个属官之间的爱恨情仇,决定还是挺突然的,毕竟最近忙着搞“正经事”来着。话说早上无聊看了看知乎,有一个问题是问诫子书在如今还有存在价值吗,我内心是何等激动,心想这么冷门竟然有人问,然后我定睛一看问题的tag赫然写着葛公,世界债见ヾ( ̄▽ ̄)Bye~Bye~

其实这个问题题得很有歧义,题主也没在问题补充里说清楚,事实上全天下这么多人又不止葛公一个写过诫子书,我们家阿丕也写过呀,当然本篇的题目里虽然提到了阿丕,不过跟阿丕总的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今天本文的主角是另一个写过诫子书的人叫王昶。

我们来看看王昶的履历,根据王昶传讲“文帝在东宫,昶为太子文学,迁中庶子”,是阿丕的属官无疑了,之后他一路加官进爵混得也是风生水起就不多讲了。王昶有不少著作,其中比较有名(?)的一篇应该算是诫子书了,里面有这么几句:

      吾与时人从事,虽出处不同,然各有所取。颍川郭伯益,好尚通达,敏而有知。其为人弘旷不足,轻贵有余;得其人重之如山,不得其人忽之如草。吾以所知亲之昵之,不愿儿子为之。北海徐伟长,不治名高,不求苟得,澹然自守,惟道是务。其有所是非,则托古人以见其意,当时无所褒贬。吾敬之重之,愿儿子师之。东平刘公幹,博学有高才,诚节有大意,然性行不均,少所拘忌,得失足以相补。吾爱之重之,不愿儿子慕之。乐安任昭先,淳粹履道,内敏外恕,推逊恭让,处不避洿,怯而义勇,在朝忘身。吾友之善之,愿儿子遵之。      

好了我知道这段文言文太长了,你们懒得读,我总结一下大意就是郭奕、刘桢是傻逼,你别学;徐干、任嘏是好人,你好好学习。

任嘏先不讲,另外三个人都担任过五官将文学或者太子文学总之都是阿丕的属官,也就是说和王昶是同僚关系。刘桢、徐干都是先被曹总辟了,曹总看好他们才扔给阿丕,让他们陪阿丕读书写字干活的~郭奕嘛,大家应该知道是郭嘉的儿子(没错我写这篇主要是为了给奕儿平反,跟阿丕并没有什么卵关系→_→)。郭奕比其他几个人的年纪应该都小一些,也没有在曹总手下做官的记录,我自己倾向于是阿丕自己辟的。郭奕干过啥事三国志没记载,不过看王昶这酸溜溜的口气,我估摸着是被郭奕“忽之如草”了,找儿子吐槽抱怨呢。至于刘桢嘛,这货最经典的轶事就是阿丕这厮在自家开趴体,酒酣耳热的时候把甄氏叫出来给大家看看,顺便嘚瑟嘚瑟,这寻常人哪还敢看啊,就刘桢这厮竟然敢于平视甄氏,让曹总知道了果然被处理了。所以说曹总这关您老啥事啊_(:з」∠)_

所以基本上来讲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应该能稍微理一理了。那就是王昶跟郭奕、刘桢估摸着看不对眼,不过对徐干比较有好感。但是刘桢、徐干他俩都是建安七子里的,经常一起吟诗作对,去阿丕家里开趴体,徐干还给刘桢写过诗《答刘桢》,里面有一句“与子别无几,所经未一旬。我思一何笃,其愁如三春。”他俩感情估摸着也是挺好的。不过其他几个人都没提到王昶来着,郭奕的记载就更少了毕竟死得早。不过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我估摸着郭奕和刘桢也许关系不错?这样一看,王昶对其他几个人绝对是一股浓浓的单箭头的感觉,尤其是评价郭奕的那几句,完全是“我稀罕你,你为何不稀罕我”的即视感也是醉了。

最后,本文的重点,我们来看看后人对于诫子书的吐槽。

      臣松之以为:文舒复拟则文渊,【马援字文渊。】显言人之失。魏讽、曹伟,事陷恶逆,著以为诫,差无可尤。至若郭伯益、刘公幹,虽其人皆往,善恶有定;然既友之于昔,不宜复毁之于今,而乃形于翰墨,永传后叶,于旧交则违久要之义,于子孙则扬人前世之恶。      

裴松之的重点是,作为朋友怎么好这么明显直白地把别人的过失公之于众呢?既然曾经是朋友,如今就不应该再这样诋毁他们。

      姜宸英曰:士有所跅弛而大节可观,有拘谨而名谊无取。即如郭奕、刘桢,何遽不如徐幹、任嘏,而概劣之,岂为公论?玩此一篇,直是父教子谄耳。又云:毌丘、诸葛举兵以清君侧,而昶效驰驱,终成晋篡。其后王沈泄高贵乡公之谋,未必不由其家学也。      

姜宸英的重点是,人的性格品行也是见仁见智凭什么就说郭奕、刘桢不如徐幹、任嘏,这样武断地说人不好,怎能成为公论?这篇文章完全是父亲在教儿子如何谄媚啊。到后面王昶成为晋篡,他后人王沈泄露高贵乡公的计谋,估计他家家传就如此吧→_→

      姚范曰:身处魏、晋篡弑之际,而漠然无动于中,其平生立训如此。典午之后,风节不立,廉耻日消,此等言语为之嗃矢。      

姚范的重点是,在魏晋交替之时,没有风骨品格无动于衷,从他说的这些话就能看出他内心的态度了。

大家的评论都在那儿了,我就贴了一部分,完整版建议自己看三国志集解,总体来讲骂的可不好听。然后我们再看看王昶后面的履历,镇压毌丘俭、诸葛诞他可是立了大功,先封骠骑将军,后又升任司空,妥妥的典午爪牙。现在想想,估计也是在阿丕手下做官做得不得意,他“重视”的人不重视他,跟同僚又搞不好关系,到了司马家手下倒是如鱼得水,成为“晋篡”倒也在情理之中。回答文首提到的那个问题,这样的诫子书到现在还有参考价值吗?想了想人生观价值观不同,不好给出一个绝对的答案。在乱世中以个人和家族的存续作为最高的追求更好?还是坚守风骨以实现个人价值忠心为主更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吧。


评论
热度(20)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