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半夜爬床梗

在微博上看到昨天的每日十分钟练笔题目是“半夜爬床”,感觉这个梗还挺有爱的,用自己喜欢的CP试写了一下?没有很认真得考虑,渣文笔见谅。福华之前只写过段子,花邪并没写过第一人称也是苦手,丕奕的话……朋友你知道丕奕吗?

1、福华(神夏组)
军医刚熄了灯正躺在床上想心事,门却被粗暴得撞开,侦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窝进了他的被窝。军医很庆幸自己先开了灯而不是先掏出自己的枪。他轻咳了一声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夏洛克,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似乎是我的房间?”侦探则不以为意地答道:“我的床出了些问题,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今晚睡在这里吧。”军医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你把你的床怎么了?”侦探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道:“为了测试床板对枪声的吸收效果,所以我朝自己的床板上开了三枪。”军医歪着头皱了皱眉道:“虽然床板上也许会多出三个洞,然而这似乎并不会影响它的使用?”侦探则摆出了一副“这不是明摆着”的表情,然而在军医的怒视下还是乖乖解释道:“约翰,那可是整整三个弹孔!是三个弹孔!我可不要躺在那样的床上,这会影响我的思考!”军医抿着唇看了一会儿侦探才道:“出去!”侦探看了一眼军医道:“亲爱的约翰,作为一名医生,你应该更有爱心一点。”医生不得不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调整了下情绪再次重复道:“出去,夏洛克!这是我的床!”侦探则干脆改成了面朝下躺的姿势,还不忘对军医道:“约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把灯关一下,你的床头灯太亮了。”军医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发泄似的拉了拉床头灯的开关,黑暗中传来了他无奈的声音:“Fine.”

2、花邪
我掐灭了烟头正打算上床睡觉,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却把我吓了一跳。我心中暗骂了一声这破旅馆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边极不情愿地走去开门,出乎意料的是门口站着的竟然是住在隔壁的小花。他穿着睡衣,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忍不住感叹造物主的不公,怎么有人穿着睡衣还这么帅的,不过他的睡衣竟然不是粉红色的!他不知是不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很自来熟地爬上了我的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摆好枕头拉好被子躺了下来,好一会儿才想到开口:“这深更半夜的,你是来找小爷我搞基来了?”他“啧”了一声看起来十分嫌弃地说道:“得了吧,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要是我是基佬,可有一群小姑娘要伤心呢。”我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道:“那你爬上我的床想干嘛?”“我的房间里有股怪味。”“得了吧,出门在外就别挑三拣四了。以后每次下斗前你要不要先在附近造个别墅再下啊你?”我听了他的理由就来气忍不住讽刺挖苦了他一番,然而他却歪着头似乎在认真思考我的提议。“艹!不愧是资产阶级大毒瘤。”真不是我仇富,实在是这小子太奢靡!他却耸了耸肩并不在意我送给他的“称呼”。然后我就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等等!房间有味道你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帮你弄或者换房间啊,你跑我房间睡我床算个什么事儿啊?!”小花已经寻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闭上了眼睛来了一句:“我懒!”我正欲发飙,小花则好像很好地掌握了这个临界点,在我将骂未骂之时又睁开眼睛补充道:“你要愿折腾,你可以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来处理,反正我是懒得挪窝了。你要怕和我挤一张床,你可以睡我那屋,我不介意!”槽!老子我还没介意你霸占了我的床呢!想到这我愤愤地说道:“不打!小爷我又不是你解大少爷的小丫鬟!”小花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哦,那睡吧。”我哼了一声,尽量表现得镇定自若地爬上床,一边关上灯一边道:“不就是睡一张床么!谁怕谁?我都不知和多少粽子、禁婆睡过了,还怕你一朵花?”“噗……”黑暗中传来了小花的笑声,不知何故我感觉更不爽了。

3、丕奕
十岁的曹丕伸了个懒腰,合上了面前的书简,准备上床就寝,门外却传来了哆哆的敲门声。曹丕有些疑惑这么晚还有谁会找他,便隔着门问了一声:“谁啊?”门外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没有回答。曹丕心里有些狐疑,按说在司空府里晚上也有巡逻的小厮,总不能是有什么贼人闯了进来吧?不过为防万一,他还是绕回了内间取了把短匕首这才折返回了门口。于是门一开,五岁的郭奕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面色阴沉的曹丕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郭奕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被曹丕这么一瞪,鼻子就皱到了一起,双眼也蒙上了一层水汽。曹丕一见郭奕这样子立刻手忙脚乱起来,一边把匕首背到身后一边解释道:“问你也不吭声,丕还以为是歹人呢……对了,这么晚怎的奕儿还在司空府,你阿父呢?”郭奕依然抽抽噎噎:“阿父……议事……事……晚……不回。奕……奕……先睡……”曹丕皱了皱眉,心想那位叫郭嘉的军师还真是一个任性妄为的人啊,把自家儿子一个人扔下跑去议事,这可不是一位负责任的父亲应有的做法。曹丕心里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侧过身让郭奕进来,毕竟晚上的风还是挺凉的。郭奕却没有动,咬着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怎么了?”曹丕有些疑惑地问道。“奕……一个人睡,怕。能不能和阿兄一道睡?”郭奕犹豫了一下还是怯生生地开了口,生怕曹丕骂他。曹丕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伸手牵住了郭奕的小手,轻声道:“好。”

评论(1)
热度(19)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