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嘉_Charlotte

lo主要放各种评论随想和偶尔的同人。
透all中心汉化走微博。最近是降谷零的迷妹,所以柯南刷的比较多。
三国已淡圈,相关内容走知乎或归档三国tag。
代码相关走简书,主php(laravel)+mysql相关。
永远的偶像:福尔摩斯、郭嘉。
喜欢的人物:荀彧、曹丕、解雨臣、赵敏、降谷零。
*OOC的BL是雷区。

 

弥留 (曹丕&郭奕)

注:本篇是人间八苦之病篇的番外,讲的是郭奕死前和曹丕的最后一次见面。弥留一取重病濒死之意,暗示郭奕将不久于人世;二取停留之意,希望时间能停止的意思。如果情节上看的稀里糊涂是正常的,因为正篇还没写好_(:з」∠)_

-----------------------------------正文开始--------------------------------

自郭奕病后,曹丕和郭奕两人见面的次数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一方面是被委以留守重任的曹丕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无暇分身,另一方面他难得有空去探望郭奕时,郭奕又总是托病不见,以至于不知何时周围竟传出他二人不和的传闻。曹丕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他对于这些可笑的传闻并不感兴趣,也未深究。郭奕总是不见,曹丕去得便更少,二人最后一次见面竟然已是半个多月前。那日恰逢郭奕府上的老管家有事外出,年轻的小厮被曹丕唬了几句,便无视了自家家主先前的吩咐带着曹丕去见了郭奕。 
 
郭奕见到曹丕时有一瞬的讶异,继而便有些不满地瞪了自家小厮一眼。那小厮大概也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行了个礼便脚底抹油地退了下去。郭奕的态度并没有逃过曹丕的双眼,他难得也有些不悦地说道:“作为丕的属官,太子文学似乎并不愿见我这个太子?”郭奕的脸上带着病中特有的苍白,不过还没有虚弱到不能见客的程度,曹丕隐约意识到郭奕似乎有意在回避他。 
 
郭奕毕恭毕敬向曹丕行了个礼,低眉顺目:“太子言重,奕惶恐。”曹丕正思考着该怎么反驳 ,郭奕又道:“不过奕却是身染沉疴,无法为太子分忧啊。”郭奕这么说曹丕便有些无奈了,他来到郭奕府上又不是来催着他去东宫报到!然而他又隐隐觉得或许郭奕多少是有些故意的 。曹丕想了想决定顺着他道:“公事你无需忧虑,仲达、文舒他们自会处理妥当。” 
 
“仲达先生……”郭奕皱了皱眉,似乎在斟酌着用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非常人也。”郭奕很少对某个人某件事表现出过分的执着,他的这句话激起了曹丕的兴趣:“伯益的意思是?”“若是能收为己用,子……咳,太子这边必然如虎添翼;如若不能……”郭奕停顿了片刻,看了曹丕一眼,似乎有些犹豫:“如若不能,太子也当早作安排,否则……怕会横生枝节。” 
 
曹丕有些疑惑,司马懿比郭奕大了许多,二人虽算同僚平日交集却不算太多,郭奕的这番话让曹丕有些意外。曹丕正欲询问,郭奕却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猛灌了好几杯茶水这才稍稍止住,露出了些许疲态。曹丕皱了皱眉,注意力被郭奕的病情吸引了过去:“若是累了,丕改日再来探你,伯益别再避而不见就好。”曹丕其实并不想走,不过下意识还是微微起了起身。 
 
郭奕几乎是本能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不过旋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缩了回去。这个细节没有逃过曹丕的眼睛,然而他已经站了起来,气氛就变得有些古怪。曹丕顺势整了整袖口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尽量用平常地语调问道:“好久没来伯益府上,不如一起去院子里逛一圈?”说完他又有些担心,不知郭奕的精力能否支撑他在自家院子里走一趟。 
 
郭奕点了点头,脸上少见地露出了些许神采,也站了起来。曹丕忽然觉得有些恍惚,想起了小时候郭奕和曹植两个人围着他要他买糖葫芦吃的情景,郭奕的脸上大概也是这样的表情。不过那时候大抵要更活泼些,毕竟郭奕和曹植最后为了两串糖葫芦的大小还大打出手了呢。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曹丕的步伐便落在了郭奕的后面。 
 
郭奕对自家院子自是相当熟悉,几步便选定了最佳观景点,那是正对荷花池边的石桌椅,旁边还种了几棵不知名的树,恰巧在桌椅所在的一隅投下一片阴影。曹丕便跟着郭奕坐了下来。老管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府里,见郭奕和曹丕二人从房里出来便殷勤地跑过来问郭奕有什么吩咐。郭奕大概是真的有了兴致,想了想便给那老管家嘱咐了几句,不多时那老管家便给曹丕郭奕二人端上了两碗用井水浸过的蜜浆和一卷不知道什么东西。 
 
七月的邺城正是最热的时候,不过此时二人坐在树荫下,喝着凉爽的蜜浆倒是也有几分惬意。曹丕有些疑惑地望了一眼郭奕拿在手上的那卷东西,郭奕又喝了一大口蜜浆把自己和曹丕的碗移开了一些,把那卷东西展开,曹丕这才看清原来是张地图。郭奕也不含糊,指着荆州地界便侃侃而谈起来。曹丕安静地听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总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虽然只是一场很普通的对话,但是曹丕就是觉得不太对劲,郭奕说话的方式和平时不太一样。在不熟的人看来,郭奕是那种性子颇有些冷淡的人,能用一句话说清楚的事情他绝不会用两句话,这种严谨也表现在平日议事的时候,如果不熟悉他的套路要跟上他的节奏总是很困难。然而今天的郭奕却一反常态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分析了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就好像……曹丕抚了抚额角,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不愿意承认,然而郭奕的样子十足像是在向他交代后事一般。 
 
另一边厢,郭奕正讲到青徐一带的豪强,注意到曹丕明显的走神,他难得有些不耐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反手扣了扣石桌道:“五官将!可否好好听奕说话?”曹丕忙回过神来却被郭奕的这个动作逗笑了。自郭嘉去世后,郭奕在当时的司空府后来的丞相府住了好几年直到及冠,两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让一个人影响另一个人。曹丕在教育自家两个不省事的小弟之时喜欢做这个小动作来增加自己的威严,却未曾想让总是在身边转悠的郭奕给学去了。郭奕一下子明白了曹丕笑容背后的含义,轻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淡淡的尴尬顺便扫了曹丕一眼以示不满。曹丕扁了扁嘴,把地图稍稍摆正后才道:“丕在听,伯益不是正说到臧将军么?” 
 
郭奕点了点头继续道:“臧将军诸人在青徐一带颇具威名,现下丞相在,他们则遣子弟谒邺,他日天下有变,青州徐州军力能否继续效忠则成了大问题……”“不过现下阿父仍有倚仗他们的地方,贸然行动恐怕反而惹出事端。”曹丕明白郭奕的意思,这也是曹操和他时常担心的问题。“现下倒是不用担心这批人在此时倒戈。暂时如我阿父所言,征辟本地知名之士,渐臣使之,慢慢把他们的人换成我们的人。至于再过得几年,倒可以征孙权为名过境青徐把剩下的隐患一并消除。” 
 
曹丕倒是未想得这么长远,郭奕的话不得不说给了他某种启发,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郭奕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有些疲累,趁着这个当儿稍稍喘了口气又喝了口蜜水休息了一会儿才道:“不过这些都不是现下最重要的事,现下最需要防备的是……” 
 
郭奕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曹丕,曹丕缓缓接口道:“邺城……人心不稳。最近零碎也收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前方战事不太顺利,有些人恐怕又要开始蠢蠢欲动了。”郭奕点了点头又问道:“若是有人在此时谋反,太子有何应对的良策?”这个问题曹丕也大略考虑过,把自己的策略同郭奕说了一遍,郭奕就几个细节提出了自己的疑议,两个人又讨论了好一会儿才结束了这个话题。 
 
曹丕最后总结道,“总之还有一个月大军就回城了,只要确保这一个月不出乱子就好。”郭奕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是啊,只要一个月就够了。”曹丕隐约能够感觉到郭奕有事瞒着他,他想了想道:“待大军回邺,我也能略略闲下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聚聚如何?” 
 
郭奕并未回应曹丕,而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对面池塘里的荷花轻轻吟诵道:“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郭奕只念了头两句却没有继续下去 。虽说算是自己颇有些得意的作品,不过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郭奕念了出来,即便是曹丕也有些不好意思,嘟囔了一句:“伯益不是不喜欢丕的这些‘破诗’么?”郭奕朝他笑了笑,看起来有些疏离又让人觉得无比亲近:“此句甚妙……子桓。”曹丕愣了一下,似乎很久不曾听到郭奕称呼他为子桓了。在公他是他的上司,有外人在场时二人为避嫌多以职位相称,私下里郭奕闹起别扭来也是一口一个太子一口一个五官将的,只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他会叫他子桓,当然再小一点的时候他也会叫“阿兄”,其实曹丕自己还是最喜欢“阿兄”这个称呼。 
 
然后,仿佛能看穿曹丕的想法一般,郭奕忽然轻轻唤了一声:“阿兄……子桓阿兄……”话未说完郭奕忽然又猛烈地咳嗽起来,却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曹丕忙站起来轻轻地有节奏地拍了拍郭奕的背,郭奕随手抓起桌上的碗把剩下的小半碗蜜浆都喝了下去,咳嗽稍稍止住了一些。曹丕终于忍不住道:“这些凉饮还是少喝为妙,对你的病情无益。”郭奕又咳嗽了几声,稍稍调整了下呼吸才道:“好坏也是喝一次少一次了,张太医的诊断……”郭奕顿了顿,看了曹丕一眼才道,“你大抵也知晓了吧。反正也是药石无灵,不如从心所欲而活。”曹丕望着郭奕,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郭奕望了望天色,脸上不舍与遗憾的神色转瞬即逝,忽然就很怀念几年前还住在丞相府的时候,只有几个孩子围在一起吃昏饭,他和曹植可以把每一顿饭变成一场大战,曹彰总是端着饭碗躲得远远的,曹丕则总是很无奈地在旁边劝架。忽然很想留他下来哪怕只是再吃一顿昏饭,然而他不能,曹丕在他府上停留地太久了,他不能也不会因为个人的因素影响他全盘的计划。 
 
郭奕稍稍收敛了心神,又摆出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道:“天色不早了,奕觉得有些疲累。太子请回吧。”曹丕对于郭奕态度的变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毕竟还是忧心郭奕的身体状况,也就不能久留,不过临走前还是不放心地又絮絮叨叨叮嘱了郭奕好一阵。郭奕在一边安静地听着,不时轻轻点头,直到曹丕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曹丕最后看了郭奕一眼转身离开。郭奕则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曹丕的背影,心里想的是“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然而他知道这场生离如无意外将会变成死别。看着曹丕逐渐远去的步伐,每一步似乎都隔着悠长的岁月。有那么一瞬间,郭奕忽然觉得如果能长久地停留在此刻就好了。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郁陶思君未敢言,寄声浮云往不还。 
涕零雨面毁容颜,谁能怀忧独不叹?展诗清歌聊自宽,乐往哀来摧肺肝。 
耿耿伏枕不能眠,披衣出户步东西,仰看星月观云间。飞鸧晨鸣声可怜,留连顾怀不能存。

评论(2)
热度(21)
 

© 兮嘉_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